•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无骨鸡【第二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你来了。”她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颤,我扭转头去看她,她盈盈款款的走了出来,把半只鸡放我面前,然后垂下头去。

      她划了点淡妆,但还是遮挡不住脸上的几块淤青。

      我有点害怕,向外面看了看,五大三粗的王老板要是这时候跑回来看见我跟他老婆独处,会不会对着我的脸也来一拳。

      “你慢慢吃。”她好像有点儿失望,站起来想往里屋走去,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他,今天早上……”

      “别说了。”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都是命。”

      这么一个女人楚楚可怜的哭泣,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要上去抱着安慰她,但我和她毕竟楼上楼下,人言可畏,而王老板也并非他看上去那样的善类。我只是张了张嘴,想要说句安慰她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就那么看着她走了进去。

      不记得那天是怎么吃完那顿饭,我反复的想她,她为什么总是在王老板不在的时候来到我面前?她是想要求助吗? 我有点心慌意乱,我是个懦弱的人,做着一份每月3000不到的工作英雄救美这种事情,我想也没想过。我甚至不敢谈女朋友。在上海这个地方,爱情实在是太奢侈了,就连王老板命也好过我,有那么一位娇妻,只是他不怎么珍惜罢了。

      这段时间的上海特别闷热,11点左右,一个客户打电话过来,说是想跟我讨论方案,结果绕来绕去就是想压价格,我一阵心烦,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一个不慎,手机竟然从二楼窗户掉到了一楼的天井里了。

      惨了,虽然是个老式的手机,但是昨天刚交了房租,近期我是没有多余的钱再去买一个,拿手电筒照了照,手机刚好掉一块草地上,居然没摔散,我穿上外套想下楼去找王老板,但是想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又这么晚了,要去天井必然要经过他们的卧室,实在是诸多不便。

      看看二楼窗口到一楼并不太高,而且很多可以着力的地方。我听听楼下的动响,他们貌似已经睡了,一片安静。

      我决定爬下去拿回我的手机再爬回来。

      我喘着粗气,身子紧贴着窗台上的墙壁,抠着砖缝一点一点儿的滑了下去,脚踏实了天井的水槽,人一跃而下,竟然没半点儿声响。

      我有些得意,好像自己成了武侠小说里面的神偷大盗,正干着一档子劫富济贫的买卖。捡起手机,我正想顺着原路爬回去,忽然听到天井旁的卧室传来一声女人的呻吟。

      那声音不大,懒洋洋的透着一股子媚劲儿,我不有自主的伏低了身子,朝那边儿走近了一步。

      “才12点呢,睡吧。”

      是她的声音,王老板夹杂着粗气的嗓门儿一下高了起来:“睡什么?给老子起来。”然后又是一阵悉悉索索,好像她的衣服被扯开了,她的声音渐渐的急促了起来:“死鬼,又来讨命,你怎么精神就那么好……啊……” 我心被一双看不见、毛绒绒的爪子挠得发慌,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窗口又移动了一步,让男女欢好的声音更加清晰。

      屋里没有开灯,但透着天井的月光,我看见了一双被男人抬起来的脚在那里一抖一抖,我的心也是。

      “死鬼,别歇着……”

      她打颤的声音好像在哭,这让我自然而然的梆硬了,虽然看不清全部,但是她白皙的大腿被抬的老高,一个男人在她上面不停的运动着……伴随着沉重的喘息,我贪婪的注视着这一切,并幻想自己就是那个男人。

      可惜这一切来得太短,不过两分钟的时间,王老板便从她身上褪了下来。我觉得有些好笑,看上去孔武有力的王老板竟然如此不济。

      “***什么意思?瞧不起我?”

      王老板的声音忽然又高了八度,我以为我被发现,急忙缩了缩身子,却看到他站到床上,一脚踩在她的身上,女人发出沉闷的哭声。

      “瞧不起我?瞧不起我?”

      他反反复复就这么一句话,脚也反反复复的朝着床上的女人踢去。

      我攥紧了拳头,却没有冲进去的勇气,这时候进去,被扭送去***的一定是我。

      王老板打累了以后呼呼睡去,直到女人低低的抽泣也完全消失,我才爬回了自己的卧室。

      于夜无声。

      第二天,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王老板那里买了一份早点,他看上去精神不错。

      王八蛋。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付了钱,在他一连串的问候中离开了。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虽然只是一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女人,我却对她魂牵梦绕。昨天晚上她白皙的大腿不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对王老板嫉妒不已。

      晚上回家,我发现家里的门缝里塞进来一张纸条,本以为是什么无聊的小广告,却发现是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一个手机号码。

      好奇心作祟,我放下电脑包,拿起手机拨打了这个号码,响了两声后,一个女人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响了起来:“喂?”

      是她?!我有些兴奋,这和很多艳遇的桥段非常相似,我压抑住情绪,故作不知的问:“有人在我的门缝里夹了这个号码,所以我试着拨打……”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