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神秘的鬼楼【第一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摘要:地下复仇王国有很多高科技尖端人才,它们用一种特制的药水,往死尸身上一喷就会两三个月不腐烂。

      一、无人的别墅

      在周口市的西郊有一座别墅,它的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围墙内种了许多的白杨像,墙外的人很难看到别墅里的景象。整座别墅透着神秘的气氛。

      传说别墅的主人是曾经的亿万富翁施卫东。而施卫东两年前神秘失踪,警方都找不到他去了那里。因为施卫东欠银行巨额贷款,这座别墅便被银行收回去了。尽管银行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刊登广告,但是两年过去了,仍然无人敢买。这里便成为一座空宅。

      为何没人买这栋别墅呢?因为这里还是家喻户晓的鬼别墅。在这个别墅里五年内接二连三的死了很多个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还有好几个,也有人因为到过此楼,而离奇死亡

      关于鬼楼的传闻有很多版本,越传越离奇,人们只要提到鬼楼便毛骨悚然。这个市里的孩子妈妈和幼儿园的阿姨,对不听话的孩子,有个常用语:“你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到玫瑰园去!”听到这话的孩子,不论怎么调皮捣蛋,都会乖乖地躲到角落里一声不吭了。可见西郊玫瑰园别墅它的震慑力有多么大了?

      玫瑰园别墅附近的居民也相继搬走。他们说,自从变为空宅之后,他们晚上经常听到琴声:有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还有不知名的小夜曲。有时能听到琵琶声《十面埋伏》、《霸王卸甲》。

      还经常听到嘤嘤的女人凄婉哀怨的哭声,和一男一女的喃喃细语。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夜里人声鼎沸,好像有很多人在打仗。

      更加瘆人的是,有一个外号叫王大胆的壮汉,为了弄清虚实,一天午夜他趴上铁门,跳到院中,悄悄向楼里靠近,忽然听到人工湖那边传来水声,他借着微弱的月光望去,看到一个身穿白袍、披头散发的女人,从水里慢慢爬上来,向小白楼走来。

      王大胆吓得屁滚尿流,拼命跑到大门口,跳上大门逃命了。这个目睹溺死鬼的人,到处讲他的可怕经历,所以更加让市民对鬼楼望而生畏。无人敢靠近一步,附近居民也不得不纷纷搬出这鬼魅横行的恐怖之地。

      然而必竟有不信鬼不信神的唯物论者,他们对这些传闻嗤之以鼻,往往当笑话讲,嘲笑那些胆小怕鬼的人们。

      其中最大胆的就是网络作家27岁的李晓天了,他竟然搬进玫瑰园别墅。与众鬼魂同居一楼。

      此人人高马大、身体强健、胆大包天;才智过人、胸有大志。李晓天在校期间,就是出名才子,还好舞文弄墨,文笔不凡,口才极佳,常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所以大家亲切地叫他“文豪”。然而他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大学毕业之后到一个国企宣传科当了一名小职员。

      因为他好打不平,敢想敢说,往往和不学无术的领导顶牛,所以厂里第一批裁员,他就下岗了。下岗之后只给了他一万元买断钱。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所以在家总是烦躁不安,再加上爸爸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骂他这个吃闲饭的啃老族,妈妈也天天没完没了的唠唠叨叨,他实在无法忍耐,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小屋里,开始写小说。

      没出两个月他就完成了一部30万字的反映当代青年人励志的长篇小说《布满荆棘的通天之路》。他拿着厚厚的小说稿跑了好几家出版社,编辑看后都说很好,但是要出版必须自己先交两万八千元,出版后还要自己销售一千册。他从小就有当作家的夙愿,可是第一次写书就挨了当头一棒,他回到家大哭一场,感到无望了,心灰意冷,忧心忡忡。

      他的好朋友,大学同学赵振光给他出主意,让他买一台电脑,在网上发表小说。

      李晓天从自己的存折里取出3500元,买了一台二手的八成新的台式电脑。他爸爸发现后,把他大骂一通,并且扇了他两个大耳光。他忍无可忍取出2000元给妈妈留下,拿着几件换洗的衣裤,借口去卖电脑把电脑从家里搬了出来,寄放到赵振光家,自己就开始找出租房了。在一个小旅店里住了三天,也没找到廉价的出租房。

      有一天晚上,在街上,李晓天碰到了自己一个高中女同学何子玥。两人在高中时有好几个学期是同桌,关系始终很好。因为多年不见,所以有谈不完的话题。李晓天正好满肚子的委屈无处发泄,就想趁机向老同学诉诉苦。于是他们在路边的小吃部找了一个空座,点了几个小菜,边吃边聊。

      何子玥财税学院毕业后到建行工作,因为她精明强干,工作踏实,非常敬业,很快就被提升信贷部主任。当她知道李晓天为住处发愁时,她想到西郊那闹心的别墅。她说:“大李,我有办法可以解决你的燃眉之急,但是不知你愿不愿意去?我们建行有一座收回的抵押楼,现在正打广告准备出售,可是因为是空楼,所以每当有人要去看房,我们都得派两人去。我和领导研究个解决的方法,就是暂时找一个看楼的临时工,每月工资1500元。你看看能不能去?你要去,我就不找别人了,既解决了你的住房问题,也解决了我们的难题,这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的大好事,你考虑一下,行不行?”

      李晓天一听高兴地几乎跳起了,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连连说:“两全其美,一箭双雕!两全其美,一箭双雕!何乐不为呢?一言为定,我百分之二百地同意。你快说,在哪儿,我今天就过去。”

      何子玥微微一笑,叫号说:“我说了,你可不许反悔呀!”

      李晓天拍着胸脯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李晓天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你快告诉我在哪吧!我一定去。”

      何子玥一脸坏笑:“来,拉钩!”李晓天真的就和她拉钩了。两人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何子玥诡秘地盯着李晓天一字一顿地说:“西-郊-玫-瑰-园-别-墅。”李晓天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大声说:“老同学,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真的是西郊玫瑰园别墅?你别逗了,那个鬼楼就是给个金山,也没人敢去送死。再说那里根本不用人看,有那么多鬼给看着,还花钱雇人干嘛?”

      “真的,我不是和你开玩笑,那个别墅的确是咱们市最大的最豪华的别墅,施卫东后来的贷款是用别墅抵押的,是我的前任经手的。可是五年来,那里接二连三地出事,就连我们的齐晓天主任也不明不白地死在那里。我接任之后,就接过这烫手的山芋,压着几千万的贷款,千方百计,绞尽脑汁就是卖不出去,还要花大额广告费,现在这座鬼楼已经把我搞得焦头烂额了。你就帮帮我吧!在那看一段时间,接待接待看楼人。你又能说会道,说不定会卖出去的。如果你能为我们卖出去,我们给你提成。

      我知道你是一个铁杆唯物主义者,不怕鬼,不信神,正巧你没地方住,就权当帮帮我的忙了。你瞪着我干嘛?反悔了吗?我绝不强迫你,不管怎么说,那里毕竟不明不白地死了很多人,我们是老同学,我不会让你去送死。你要不愿意去,就算了吧!”心地善良的何子玥把话拉回来了。

      李晓天想了一会儿,思想斗争很厉害,现在自己离家出走,已经没脸回去了。况且自己还真想写几部小说,施展一下自己的才华。那个超大的别墅无人打扰,正是写作的最好环境,尤其是每月1500元的工钱也够自己的生活费了。至于鬼的传闻那只不过是愚昧的人自己吓唬自己,庸人自扰。哪儿来的鬼!所以他决定去玫瑰园别墅看楼。

      李晓天说:“子玥,你不要以为我是胆小鬼,其实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况且哪里会有鬼呢?即使真有那些解不开的迷,也会启发我的创作灵感,给我提供写小说的素材。别说给我工资,只要让我白住,我也求之不得。明天我就过去,你把钥匙给我吧!”

      “钥匙在单位,你明天上午到我们银行去取。可是你住住看,真有什么异常现象,千万不要勉强,什么事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何子玥一边说着,一边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名片递给李晓天。她说:“这里有我的手机号和我家的座机号,有事及时通知我。”李晓天笑了笑说:“如果我两天之内没给你打电话,你必须给我打电话,请把我的手机号存下来,我的号是17788162200,假如打电话没人接,那也有可能我真的出事了,你找人陪你,最好让你老公陪你,到玫瑰园别墅去给我收尸。”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