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神秘的鬼楼【第二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何子玥不好意思地说:“别瞎说,哪儿来的老公?我现在连男朋友还没有呢。你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吓唬我。我想办法在我们银行给你找个女朋友,让她常去去陪陪你,我也就放心了。记住,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

      “好吧,我现在是无家可归的人,到玫瑰园别墅之后,身边再也没有亲人了,只有那些看不见的魑魅魍魉和我朝夕相伴,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接纳我,所以我恳求你,看在老同学、老同桌的面上,关心关心我这个孤苦伶仃的人。等我和鬼们处好关系,你再不管我。”

      何子玥在李晓天的玩笑中听出了他的孤独、苦闷和期望。她很同情他,很为他担心。这个可怜的才子有才华无机遇,所以才落到冒险住鬼楼的境地。何子玥说:“现在网络小说非常盛行,尤其是官场-商海、武侠-玄幻、惊悚-悬疑类小说非常受欢迎,因为读网络小说的绝大多数是80后、90后、00后。你到玫瑰园肯定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找到很好的写作素材。就你那文学功底,不出一年,我敢保你就能‘成神’,成为家喻户晓的大神级的网络作家。”

      李晓天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他说:“我很佩服你,何大主任,你也太能忽悠了!你不仅分析了当前网络小说的发展趋势和热门种类,而且又把我吹捧一番,最终目的,还不是要找个不拍死的去给你看楼,当掮客为你们卖楼吗?”

      何子玥一脸不快,她说:“你这个人可真是把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是为了你好,帮助你解决困难,你反到认为我损人利己。说实在的,你要真不愿意去,我绝对不勉强,真要出了事,你父母和我打官司要人,我可承担不起。算了吧!这件事到此为止。算我没说。”

      李晓天挪到何子玥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诚恳地说:“老同学、老同桌,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大人不记小人过,帮忙帮到底。我一定搬过去,为何大主任看好楼,愿为你老人家孝犬马之劳。”何子玥的手被李晓天紧紧地抓住,她羞红了脸,把手抽出来说:“你怎么还是这样油嘴滑舌的?好吧!明天你去取钥匙。”

      二、有鬼的楼

      李晓天从何子玥那里拿来钥匙之后,马上去赵振光家,把找到房子的好消息告诉给赵振光。小赵一听是去玫瑰园别墅,就大吃一惊,百般劝说,不让李晓天搬去,他说:“关于鬼楼沸沸扬扬的传闻,你也不是没听过,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万一出了事,后悔也来不及了。如果真如大家说的那样,你不是送死去了吗?这样冒险的事绝对不能干。”

      李晓天说:“我现在没有退路了,我有家不能回。我抗拒不了我爸爸的吵骂,我也忍耐不了我妈妈的唠叨。我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工作,我的这点钱买断钱剩的也不太多了,坐吃山空。租房租不起,住旅店太贵,所以去玫瑰园别墅是我唯一的出路。况且我根本不相信世界上还有鬼魂存在,那都是胆小的人自己吓唬自己,庸人自扰罢了。”

      赵振光苦口婆心,磨破嘴唇也没使李晓天改变主意,只得帮他把电脑搬到楼下和他打车去玫瑰园。

      他们一上出租车,告诉司机去玫瑰园别墅,司机便瞠目结舌,问了好几遍:“你们去哪儿?”“玫瑰园别墅。”“什么?去鬼楼?”“是的。”司机大声呼叫:“哎呀我的妈呀!你们是不是要去练胆?到那里就等于去送命。”

      司机开始和他们调侃:“我说两位帅哥,这个玩笑可是开不得的。我这人胆小如鼠,听到这几个字汗毛都竖起来了,满身起鸡皮疙瘩。不瞒你们说,我是被鬼楼的鬼魂吓破胆的人。”

      赵振光问道:“难道你到过那里?看到过鬼魂?”

      这位司机立即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地向他俩介绍玫瑰园别别墅:

      “我家以前就住在玫瑰园别墅西边的棚户区。八年前咱们市房地产开发商施卫东在我们那建了玫瑰园别墅。那才豪华呢,就像西方皇上住的地方。他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因为住在玫瑰园,大家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就管她叫‘玫瑰仙子’。五年前的一个夏天的晚上她跳湖自杀了。

      施卫东媳妇死了以后,他经常往家领女人,有时同时拉回好几个,他家美女如云。也不知为什么?隔三差五就传出来他家死人的消息,后来听说施卫东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座别墅就成了空宅,几条看家的藏獒也饿死了。

      去年冬天,我老妈得了尿毒症,大夫让透析,我们这底层的城市贫民,哪有钱治病?给人开车也挣不多少钱,根本解决不了我妈治病问题。我东借西凑,也不够给我妈透析的。

      我不怕二位笑话,人穷志短呀。我就打了歪主意,想在夜里摸进别墅,弄点值钱的东西卖了,给我老妈治病。

      就在今年正月十五那天夜里,我爬上铁门跳进大院,悄悄走进楼。楼里黑咕隆咚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也不敢打开电筒,摸黑找到了楼梯,刚刚上到2楼半,全楼的灯突然都亮了,我连滚带爬地跑出楼,听到二楼有好多人在吵吵闹闹,好像在打架。我跑出楼,好奇地站住脚,怯生生地往楼上看。这一看不要紧,当时就把我吓尿裤子了。你们说我看到谁了?看到他家死了好多年的女主人玫瑰仙子,当时我就吓傻了。透过落地玻璃窗我清清楚楚看到她举着一个皮鞭,狠狠地在抽打下面鬼哭狼嚎的一个男人,只见她披头散发,鼻眼嘴都错位了,雪白的牙露在外面,脸色苍白,双目滴血,咬牙切齿地在不停地打骂地上那个翻翻滚滚的男人……”司机还在叙述他的历险经历,李晓天和赵振光,已经无心再听下去了,都在咀嚼这瘆人的鬼故事。

      司机说:“从那以后,我落下一个毛病,一听到‘玫瑰园别墅’这几个字就浑身打颤、汗毛直立,全身起鸡皮疙瘩。我家搬走后,我再也没敢往那儿去。今天你们哥俩已经上车了,我也不好意思拒载,但是有言在先,在离别墅200米的地方你们就得下车。我坚决不能靠近鬼楼。”

      赵振光说:“晓天,还去吗?”李晓天拍拍额头,想了一会儿说:“去,我已经没有退路。”赵振光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我拗不过你这个不碰南墙不回头的犟人,只能舍命奉陪了。”

      “我不用你陪,帮我把电脑送进去,你就回去吧,不要管我。”

      出租车开到两条路的交叉路口,说什么也不走了。李晓天和赵振光只得下车,两人把电脑抬到别墅门前。

      李晓天小心翼翼地打开大铁门的锈锁,两人用力地推开沉重的大门,看到满目荒凉的破败景象,不仅感慨万千、咳声叹气。

      李晓天无限慨叹地说:“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大的院子,这么漂亮的小楼,竟然被看不见摸不着的鬼魂霸占这么年多,实在太可惜了!如今我来了,我将成为这里的第二个主人,愿上苍庇护保佑,请魑魅魍魉把这美丽的别墅归还给人类!”

      赵振光可没这么好的心情,一言不发,恐怕哪句话说得不对,冲撞了这里的鬼魂。他战战兢兢地和李晓天把电脑抬到楼里。

      他们进去之后,楼上楼下看了一圈,在二楼找到一个卧室,好像是原来主人的卧室。宽敞明亮,家具齐全,大床上铺得好好的,被褥齐全。只是上面不太干净,可能因为好长时间没有洗的缘故。因为这间屋子有电视、电话和网线,李晓天就决定住在这屋。

      俩人一起动手把卧室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又把厨房和卫生间打扫一遍。李晓天说:“这回吃喝拉撒睡就都不成问题了。今天下午我出去转转,找个商店买点生活用品,这个家就算安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赵振光说:“我能回去吗?把你一个人扔到这里,我能放心吗?正巧今天是周六,明天不上班,我就在这儿陪你两天。”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