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神秘的鬼楼【第三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也好,刚刚住进这么大个楼也真的不太习惯,你陪我两天,让我适应一下环境。”

      赵振光说:“这都不是主要的,我决定留下来的确是为了防止出意外,两个人互相有个照顾。我这是舍命陪君子呀!”

      “庸人自扰之,杞人忧天,这空荡荡的豪宅,远离市区,壁垒森严,强盗小偷都进不来,哪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犟了,赶快出去找个商店把米面油都买全了吧。”赵振光说不过李晓天,只得听之任之。

      他们出去走了好远,才找到一个小超市,买了一些急需的东西就回来了。

      晚上,两人一边看电视一边闲聊,平平静静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有问题。一直靠到11点钟,两人都困了,便在大床上慢慢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晓天听到门“砰”地一声被踹开了,他以为是在梦中。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他觉得耳旁有人喘气的声音,他忽地坐起来,什么也没看到。他急忙打开床头灯,屋里什么都没有。他以为白天听鬼故事,产生错觉,就又重新躺下。可是还没等他睡着,就听到屋里有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而且好像是个气急败坏的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急得团团转而发出的声音。李晓天揉揉眼睛,在黑暗中,仔细辨别屋里的一切,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他又恢复了平静。

      这时赵振光也听到了脚步声,他急忙去推李晓天。两人立即坐起来,李晓天伸手把灯打开,屋里什么都没有。

      赵振光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紧紧地抓住李晓天的胳膊,全身有些发抖。他声音颤抖地问:“晓天,我好像听到屋里有脚步声。”

      “是呀!我也清清楚地听到了急促的杂乱的脚步声,而且我还听到在我耳旁的喘气声,可是打开灯却什么也没有。”李晓天看到瑟瑟发抖的赵振光,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直觉。可是又牵强附会地解释:“也许咱俩白天听鬼故事,产生错觉了。”

      赵振光说:“这么说这不是梦,因为我们俩都听到了。”

      他们不敢再关灯了,躺在床上静观其变。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只能听到墙上的大表在咔咔地有节奏的响着。过了好一会儿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了。他俩就又躺下要睡了。

      刚刚关了灯,脚步声又响起来了。李晓天感到有一只冰凉的手伸过来,猛地把他拽起来,抛到地上。紧接着,赵振光也被拽起,扔到地上。李晓天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和这看不见的鬼魂开始谈判了:“女士,我知道您是玫瑰仙子,您死得冤枉,我是个有家不能归的人,我来这里绝对没有雀占鸠巢的意思,我是借楼暂住。没有一点冒犯您的意思,您就行个方便吧,过一阶段我就离开。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明天就走,如果您同意我留下,我可以换个屋间,请您不要伤害我们。”

      赵振光暗中拉了李晓天一把,暗示他不要再说下去惹怒女鬼

      女鬼没有现形,沉默一会边说:“我是不会伤害和我无关的人,只要我们互不干扰,你可以留下。但是你要抱着破案的目的来到这里当卧底,我就会把你撕得粉碎。”

      李晓天说:“您放心,我是一个下岗职工,现在走投无路取借无门,有家不能回。我是还没有出名的作家,我不会追究玫瑰园别墅的几起凶杀案,但是我可以通过的我的小说伸张正义,为民伸冤。您如果需要我帮忙我可以为您效犬马之劳。”

      “那好吧!我允许你住下来,不过,绝对不许过问我们的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女鬼很通情达理,没有再难为他们。

      就说,“你们现在可以去三楼,最里面的那间和这我格局差不多,里面有你们需要的一切。不过你们绝对不允许打开它对面那个房间,如果你们不听我的劝告,必死无疑。“

      他俩连滚带爬地出了卧室,跌跌撞撞地爬上了三楼,摸黑穿过长长的走廊,摸到一间半开着门的屋子,悄悄地走进去,顺手把门关严,然后反锁上。在墙上摸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电灯开关,打开灯。这时赵振光已经吓得哆嗦成一团。号称李大胆的李晓天这时也乱了方寸,一声不吭。胆小的赵振光劝李晓天记住玫瑰仙子的告诫,千万不要犯了她的清规戒律,免得受到惩罚,丧了性命。两人再不敢关灯了。

      这屋也是一间卧室,也有一张大床,床上的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井井有条。

      地下有一个大写字台,他俩把写字台抬到门口顶住了门。壁柜的门半敞着,里面是五颜六色的时装,看来这是女主人的卧房了。李晓天说:“说实在的,就是在一个小时前,我还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可是那来无影去无踪鬼魂喘气声和脚步声,让我相信‘阴魂不散’这句话。我想那个玫瑰仙子一定是含冤而死,所以她一直不肯离开这座小楼,也许是为了报仇雪恨吧?”

      两人在低声探讨和猜测这诡秘的小楼里的神秘故事,一点睡意都没有。忽然听到对面那间屋里发出一阵阵凄厉厉地惨叫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听得人毛骨悚然,他们吓得汗流浃背。

      二人不敢再做声了。后来听到一个沙哑的男低音在求饶:“我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来世给你们做牛做马。任凭你们棒打鞭抽,你们饶了我吧,我实在忍受不了啦。”

      好奇的李晓天悄悄走到门前,侧耳静听。那屋里传出来噼里啪啦的打人的声音。仔细听听好像有好多人在打一个人。

      李晓天不敢惹火烧身,小心翼翼地、悄悄地回到床前。他把听到的小声告诉给赵振光。他说:“不知那屋里是鬼还是人?反正是好几个人打一个人。不知用什么刑法,听声音很惨。一定打得很重。”

      胆小的赵振光劝李晓天:“千万不要惊动他们,说不定恶鬼见人就打,甚至把你吃掉。明天咱俩一定离开这里,我如果再呆一夜,非吓疯不可。”

      两人再不敢关灯了,战战兢兢地盼望天亮。可是对面屋的声音刚刚消失,就听到走廊里面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突然呼啸的狂风把门“咣当”一声吹开了。嗖嗖的冷风从二人头上掠过,赵振光,像孩子一样,紧紧地抱住李晓天大气都不敢喘。

      冷风刮过,只听见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另一头。可是对面屋里的男人仍在低低地痛苦地呻吟着。这声音凄凄厉厉,悲悲惨惨,让人听得头发直立,非常揪心。

      李晓天悄悄地下了床,想去关门,可是被一只有力的冰冷的手甩开,把他甩个大趔趄。他清清楚楚听到耳旁的呼吸声,他知道屋里还有鬼魂没有出去。李晓天不知所措,像被人施了定身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赵振光看到李晓天突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问:“晓天,怎么了?你为什么还不把门关上?”话音刚落,小赵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自己身旁有人。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了,这原来因为自己说话遭到鬼魂的惩罚。他不再敢出声了,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李晓天,连眼珠都不敢转一转,恐怕再惹恼了那看不见的鬼魂。

      屋里的灯一直开着,他们的确没看到有人在屋里。可是他们却看到衣柜的门被拉开,柜子里的衣物一件件被扔了出来,然后有一件深蓝色的连衣裙飘飘悠悠的飞出了门。然后听到门哐当一声关上了。过了好长一会,屋里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了,李晓天才小心翼翼地走到床前,拉着赵振光的手说:“不要怕,它走了。”

      小赵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它再不走,我非憋死不可,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敢喘气了。就因为说了一句话,挨了个大嘴巴,这要是真得罪了他们,还不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吓死我了。”

      走廊里又响起清脆的脚步声,好像是高跟鞋踏着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声响。咔咔咔地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趟。但是没有开门进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