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7

    神秘的鬼楼【第九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因为就要到午夜12了,我们赶快睡觉吧!千万不要惊动它们。”李晓天让何子玥睡大床,自己拿了一条毛毯铺在沙发上说,“这楼里有好多卧室,可是我怕你害怕,所以你只能和我同居一室了。但是你尽管放心,鬼魂是不会轻易进来的。你睡大床,我睡沙发。”

      何子玥非常为难,她实在不愿意和李晓天睡在一个卧室里,这大男大女的,万一他控制不住,图谋不轨,我不是坏了自己的名声,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吗?可是又不敢提出到其他卧室,万一遇到鬼,那就更惨了。她心情格外矛盾,想来想去也拿不定主意。最后她说:“还是我睡沙发,你睡床吧!”

      李晓天说:“你是客人,我怎么能让你睡沙发呢?你就别客气了,到卫生间冲个澡,就早点睡吧!”

      李晓天躺下前嘱咐何子玥:“子玥,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都不要惊慌失措,只要把我喊醒,我就会保护你的。你放心大胆地睡吧,要不,你先吃两片安眠药,睡着了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李晓天本来是好意,又被何子玥误解了,她想:我就是一宿睡不着,借个胆子我也不敢吃安眠药哇!万一我睡着了,你偷袭我怎么办?”于是她说:“千万千万不要关灯,我怕黑夜。”

      “好吧!不过你只管放心大胆地睡,即使听到什么动静,也不要惊慌失措。”李晓天真的很困,一边说一边就睡着了。

      何子玥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她一直处在紧张状态。就在她似睡非睡的状态下,突然门被打开了,她觉得一阵凉风从外面袭来。然后她听到“哐当”一声开壁柜的声音,紧接着看到壁柜里的一件浅粉色的纱裙从里面飘飘悠悠地飞出来,之后在屋里飘来飘去,何子玥怕极了,忍不住惊叫一声。这时屋里的灯“啪”的一声灭了。何子玥影影绰绰看到一个模糊不清的黑影在壁柜旁。

      一种极强烈的恐惧感使她不顾一切地扑到沙发上,把李晓天紧紧地抱住。李晓天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坐起来,把何子玥揽在怀中,忙问:“子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何子玥浑身打颤,牙齿咬得嘎嘎响,说不出一句话来。可是她仍然紧紧地搂着李晓天的脖子不撒手。李晓天觉得非常奇怪:“何子玥尽管已经进入大龄剩女之列,也不至于这么迫不急待地和我如此亲近?”他冷静地抬头观察一下四周,第一次看到壁柜前一个黑影在晃动,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哆嗦起来。虽然在鬼楼里住了半个多月,对这里的魑魅魍魉也有些了解,可是只听其声,没有见其形,这次看到模模糊糊的鬼影,也倍感恐惧。他用力地搂着何子玥,趴在她耳边低声说:“不要怕,它找完东西就会走了。”

      过了一会儿,一阵凉风刮过,黑影瞬间在屋内消失,门也“哐当”一声关上了。

      李晓天撒开何子玥,去开灯。何子玥脸色刷白,惊魂未定,好一会儿才说:“晓天,明天和我一起走吧!你实在没钱租房,我还有一点存款,你拿去租间房子,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继续住在这里了。这鬼楼太恐怖了,胆小人在这里会被吓死的。如果我不是抱住了你,非得吓昏过去不可。”

      这要是在正常情况下,俩人绝对不会这样亲密接触,可在危难时期,俩人相依相拥,彼此仗胆,度过难关,谁也没觉得尴尬。而且也没想得过多。

      七、冥界探秘

      李晓天一大早做好了香甜可口的早餐,款待何子玥,还不住地道歉:“如果不是我说起来没完没了,你也不会在鬼楼过夜。是我害你一夜胆战心惊,真的,我很对不起你。”

      何子玥说:“让我亲身经历了这可怕的一夜,也是个好事,因为我体会到你夜夜惊魂的危险处境,所以我实在不愿意你继续留在这可怕的鬼楼了。今天和我回市里吧!住的问题,我一定帮你解决。暂时先住在我们建行旁边的男子公寓,过几天找到合适的出租屋再搬走。”何子玥还是苦苦相劝。

      李晓天说:“我在鬼楼住了半个多月了,基本上掌握了它们的特点和活动规律。只要我处处事事加小心,不触犯它们,它们是不会加害于我的。再说,我的确想在鬼楼里挖掘出创作素材,这里每发生一件事,都会成为我小说中最精彩的情节,说实在的,我的确舍不得离开这里。假如真有什么特殊情况,我立即离开。否则我就在这鬼楼与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鬼魂和平相处。”

      何子玥无可奈何地说:“你这个人呀,一条道跑到黑,十个老牛拉不回。你实在不愿意离开这里,我也没办法。你就多加小心吧!千万别闹出事来,有特殊情况一定告诉我。你的电话千万不要关机,我随时随地都能和你联系上。要不,咱俩每天晚上视频,讲讲你一天的情况,我就放心了。”

      李晓天说:“好吧!最好在晚上8点前,再晚怕影响这里黑夜的主人。”

      何子玥在鬼楼住了一夜,她深深地感受到鬼楼的阴森、恐怖。她亲身经历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骇人听闻的诡异事件。她很为李晓天担惊受怕,她忽然间感到李晓天成为她最挂牵的人,所以临走之前她千叮咛万嘱咐,还有点恋恋不舍。这不仅仅是因为李晓天是她介绍来的,也不是因为他俩是老同学,而最重要的是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情丝把他俩紧紧捆在一起。她想这可能就是爱吧?

      李晓天明显地感受到何子玥对他的关心,已经超出老同学、一般朋友的关系,分明包含着一种挚爱。但是他有自知之明,自己是个有家不能归的三无之人——无钱、无房、无工作。所以失去了基本的恋爱条件。而何子玥是大银行信贷部主任,工资四千多元,又是个大美女,所以自己不能高攀,就此打住,绝对不能主动追求,因此对何子玥的过分关心,李晓天一直装糊涂。但是这毕竟得到了一份特殊的关爱,自己也觉得甜甜的。

      他对昨夜两人的亲密接触也的确有些动心,他这个好高骛远、气高志大、目中无人的剩男,多少年来因为自己的工作、身份、家庭条件都属于低档次的,可是他的才华、人品、智慧、知识却是上乘的,所以尽管有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都因为相互条件的差距而一一拒绝,其实是他坚持他的择偶条件,宁缺勿滥,绝不肯屈就。

      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何子玥,她又对他格外关心,所以他心中那扇封闭已久的门已经被推开一条缝,透过了温暖的爱的阳光。然而他却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想入非非。

      李晓天把何子玥送到公交车站,一路上,何子玥不停地唠叨,在言语里裹挟着深情的爱恋。如果李晓天能主动向前走一步,他们一定会成为一对爱侣,但是李晓天怯步了。在何子玥上车的一刹那,他看到何子玥那失望担忧的眼神,情不自禁地拉住她的手说:“别忘了,视频!”何子玥感到这是一种暗示:他需要她。

      李晓天回到鬼楼,把早晨给施卫东留出来的菜饭端到对面屋的门前,他低下头,刚要把饭菜送进窗口,就看到一双无神的大眼睛在里面渴望地注视着外面,把李晓天吓了一跳。施卫东很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这是一具活死人发出的微笑,使人不寒而栗。

      李晓天镇定了一会儿说:“你饿了吧?我去送一位朋友。刚刚回来。他把碗递进去,施卫东颤颤巍巍地接过碗,连连道谢。李晓天很想知道鬼楼的秘密,所以他就从卧室里拿出一个沙发垫,坐在门口。他问:“我想和你聊聊天,他们不会禁止吧?”

      施卫东说:“这些尸体白天是不能动的,都老老实实地躺着。一到晚上它们就都起来了,对我非打即骂,几乎每天都换着样折磨我。”

      李晓天奇怪地问:“你和他们生前有仇吗?”

      施卫东说:“这些死尸都是复仇女王特意安排进来看着我的。它们奉女王之命,不许我离开这间密室,只允许我夜间在他们的陪同下去卫生间。也不知它们实施了什么法术,白天这个门是无法打开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