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8

    神秘的鬼楼【第十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李晓天问:“你在这密室快两年了,这些尸体不腐烂吗?”

      施卫东说:“地下复仇王国有很多高科技尖端人才,它们用一种特制的药水,往死尸身上一喷就会两三个月不腐烂。这里的死尸大概两三个月一换,它们都是复仇王国上层鬼魂精心挑选出来的。最后经过复仇女王审定为罪大恶极分子,便送到这间密室待审。凡是到这屋的死尸经过几轮揭发惩处,由复仇冤魂做最后惩处,打入地下。”

      李晓天细细打听之后,终于弄明白了这地下复仇王国的秘密。这地下复仇王国的确很厉害,罪大恶极的人死后还要受到惩处,大概和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类似吧?复仇王国的臣民都是屈死的冤魂,到这个冥冥世界里,组织在一起,由复仇女王统辖,专门为生前冤案讨回公道。而且它们是用最苛刻的手段和最严酷的刑罚来惩治生前的恶人。

      李晓天在好奇心的支配下,想从活死人口里知道一些特殊的故事。于是他和施卫东讲好了条件,每次给他送饭送水他都必须给李晓天讲一个死尸的故事。施卫东很高兴,他可以用故事换来食物和饮水,所以他答应一定做到。

      施卫东说:“自从它们把我关进密室,这两年来,这屋里前前后后大约停放过80多具尸体,它们大多数死于非命。有患暴病、怪病突然死亡的,有车祸死的、有跳楼、割腕、投河、上吊自杀的,也有打仗斗殴被人砍死的,还有的是被枪毙、被注射判死刑的,总之它们大多数非正常死亡,而且都是由于特殊原因没有火化,被地下复仇帝国的冤魂偷运到这里来的。”

      李晓天问:“你接触过的这些死尸生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施卫东说:“当官的和黑社会的占多数,也有暴发户、贩毒分子、淫棍、演员医生、法官、警察、城管……我都是在晚上听它们闲聊知道的。有的是在复仇王国公审大会上听到的。”

      “今天你就给我讲一个死尸的故事吧!”李晓天兴趣盎然,让施卫东给他讲这些奇闻怪事。

      施卫东为了得到李晓天的帮助,能吃到饭喝到水,所以就非常用心地讲这些非正常死亡的鬼魂的故事。

      他因为吃了几顿饭,喝足了水,所以说话不那样有气无力地蔫蔫唧唧的了。他在门里,李晓天在门外,两个人通过门上的窗口在交流。

      施卫东说:“现在这屋里的13号死尸叫金浩乐是一个医院的外科大夫,他利用职务之便强奸和猥亵了好多女孩,绝大多数是处女,而且还和一些女患者保持不正常的男女关系。他最大的爱好不仅是玩弄女性,而且还把那些不堪入目的淫秽行为录制下来,刻成碟,经常拿出来欣赏。有一天夜里他正在欣赏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时,被他的妻子发现了。他妻子和他发生了激烈地争吵,他怕丑行外露,就虚心假意地检讨,承认错误,表示痛改前非。可是他妻子仍然不饶不依,他俩的矛盾不断升级。

      他的妻子一怒之下,抱着孩子回了娘家。临走之前她说:“如果你再这样胡作非为,我就把这个U盘送到你们医院,交给你们的领导。”因为她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观点,连自己的母亲都没告诉。自己非常忧郁,不久患了重病住进了医院。

      金浩乐一看有机可乘,便在妻子熟睡之时往吊瓶里打进600毫升胰岛素,快速滴进之后,把吊瓶换成打抗生素的药。他妻子很快因为低血糖各个器官衰竭而死亡。

      金浩乐倒打一耙,反而告医院医疗事故,而且又坚决不同意解剖验尸,闹腾了好几个月。医院为了息事宁人给了他15万赔偿金,并且开除了打针的护士。那个可怜无辜的小护士回家之后就吃安眠药自杀了。

      金浩乐妻子死后,他很快就和他的姘头萧冷结婚了。结婚之后,每天晚上,只要他与萧冷亲近,就会被无形的冰冷的手扇耳光,有时被打得鼻、口喷血。萧冷感到极其恐惧,这个卑劣的第三者离开了金浩乐。不久金浩乐又与一个三陪女同居,他们也没逃过被冤魂惩罚的命运。

      有一次金浩乐梦游,不知不觉中走到公安局,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他杀害妻子的经过。值班民警还以为他是来投案自首,做完笔录之后就把他关进牢房。可是他第二天醒来大吵大闹,指责公安局无故对他刑拘。

      当把他昨夜录音放给他听的时候,他吓傻了。原来他在梦游时交代了自己杀妻罪行。通过再次正规审讯,他被判死刑,而且是用注射处死。

      他来到这屋之后,当众鬼讲述他的犯案经过时,一再强调他是自己揭发自己的杀妻罪行的而不是自首。”

      李晓天听得津津有味,感到这是一个绝好的小说素材。

      八、丢尸谜案

      李晓天刚刚在鬼楼里安定下来,外面对鬼楼的传闻又出现一个新的狂澜。有一天他在电视新闻节目里看到一条本周要闻《丢尸谜案》。

      “连日来,我市出现四起丢尸案,具体时间如下:

      “8月13日,农历七月初七中国情人节夜里乐乐游乐城通宵达旦开放,午夜游乐城总裁冯守天在下电梯时被卡到电梯门,抢救无效死亡。翌日凌晨停在医院太平间的尸体突然失踪。

      8月15日,公安局侦缉处龚少康副处长在执勤过程中突遇车祸,以身殉职,午夜尸体在尸检中心不翼而飞。

      8月17日,宏远房地产公司总裁武中奇在工地被吊车上脱落水泥板砸中身亡,8月20日在殡仪馆尸体失踪。

      8月19日大毒枭殷红玉在狱中离奇身亡,尸体转瞬不见。

      警方已经介入这连续发生的四起盗尸案,希望有知情者,及时向警方提供信息。”

      李晓天看到这条新闻,回想起前几天夜里,走廊里闹闹哄哄地人声嘈杂,他分析有可能是鬼楼冤魂干的。于是李晓天到一里地以外的小商街报亭,买了一些小报和近期的《山花休闲报》。回来之后,李晓天如饥似渴地翻找报上的有关消息,果然不出所料,好多文章都把丢尸案和鬼楼闹鬼联系在一起。

      在《山花休闲报》上,有一篇报道:《情人节午夜惊魂》,署名“一对小情侣”

      “8月13日是农历7月7日,中国的情人节,我俩在乐乐游乐城玩到深夜。我们在八楼,站在电梯旁准备乘电梯下楼。电梯到八楼停住了,一开门刚刚露出一个脑袋,电梯门立即关上了,我们听到一声惨叫,看到一个脑袋在电梯门外,没有看到身子。那情景非常恐怖,只见那个人头头发油光锃亮,大约有50多岁,两个眼睛被门夹得比牛眼还大,眼球几乎掉出来,鼻子嘴好像也错位了,鲜血从脖子上流了下来,脸色紫茄子色。我俩几乎吓昏过去了,也不知谁报了警,呼呼啦啦跑来很多人。听他们说,被门夹住的人是他们的总裁冯守天。120和消防队的人先后赶到,弄了好长时间,才把门撬开,没等抬上救护车,他就咽气了。”

      又一篇《情人节天空疑云》署名是“四兄弟”。

      我们四个光棍,在情人节这天晚上,很无聊,就约定在小李家打麻将。大约3点多钟,听到外面狂风大作,我们怕下雨,就急忙收拾牌桌。刚刚走出门,只见月明星稀,天空晴朗,没有一点下雨的意思。只是从东面飘来一团黑云。当这团黑云飘到我们头上时,感到云离我们非常近,突然从天上掉下一个黑东西。小王低头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只皮鞋。他平时就喜欢开玩笑,所以他笑着说:“牛郎会织女,一着急,把鞋都跑掉了。”

      我们几个眼睁睁地看着这团黑云向鬼楼方向飘去。

      第二天我们无意间讲起天上掉鞋的事,被公安局的人知道了,让我们带着那只鞋去了公安局,他们做了笔录,把鞋留下了。据说冯守天家人确认,这鞋的确是冯守天的。

      那三个尸体被盗的人死得最惨的是房地产开发商武中奇。他在小区工地,大吊车,从天而降,一根粗粗的长长的大水泥板,不偏不倚牢牢地砸在他身上,把他砸成肉酱。

      这个大老板在CC市是仅次于施卫东的第二号建筑开发商。他手下有八大金刚,各个都是干才,不仅是谁也不敢惹的凶神,而且都是不怕死的亡命徒。他们好事不干,坏事做绝,所以人们都说武中奇之死是报应。据说武中奇手中有好多条人命,去年天宇小区新建时,有几家钉子户着大火,烧死13口,都是他手下人干的。还有一次,他们公司的推土机碾压了前来阻止拆迁的村民,死亡4人,受伤8人。因此武中奇的死是大快人心事。

      公安局刑警队的侦缉处副处长龚少康,是个标准的双面人。在局里他是着名的波洛,破案专家,可是暗地里却是坏人的保护伞。他最大的特点是制造冤假错案,是最善于李代桃僵、移花接木的高手,他可以用无懈可击的虚假证据,把一个无罪的人证明有罪;他也可以把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证明无罪。他这样颠倒黑白的伎俩,都是决定当事人是否肯倾囊而出来贿赂他。

      所以他在公安局是臭名昭着又没人敢惹的一霸。8月15日一次出现场,他的座驾刹车失灵,撞断高架桥的栏杆,连车带人掉入滔滔江水之中。因为当时有关领导怀疑是谋杀,而把尸体送到尸检中心,结果还没等解剖,尸体就在森严壁垒的解剖室的石床上蒸发得无影无踪了。

      东北最大的女毒枭殷红玉,她制毒、贩毒,害得好多人家破人亡。她是被判无期徒刑的在押犯人。在狱中她横行霸道,仗势欺人,好多和她一个牢房的人,都被她欺辱、打骂。8月17日外面下大暴雨,她企图利用这坏天气越狱,可是刚刚从挖好的洞钻出去,一个落地炸雷把她劈得皮开肉绽,体无完肤,最后烧焦了。可是在火葬场没等炼尸体就不见了。

      这八天之内,连续离奇死亡的四个出名人士的尸体神秘失踪,成为街谈巷议的中心话题。不过除了冯守天的死因人们猜个八九不离十以外,其他三人的死因都归结为恶有恶报。

      天冯守天是CC市家喻户晓的大财阀,是有名的东霸天。该市东部有一全市闻名的乐乐城,在那一带有大大小小的饭店、酒楼、餐馆;洗浴中心、、按摩院、足疗馆;歌舞厅、练歌房,无一不受东霸天冯守天的管辖,他是乐乐城的董事长,也是那一带的土皇帝

      在他的14年的统治下,这里明着是餐饮娱乐中心,实际上是该市一个法治死角,因为冯守天手眼通天,黑白两道各路畅通,上有被他养肥的高位贪官做保护伞,下有无数被他用高薪雇佣的数不尽的打手和看家狗,冯守天一手遮天,和他的爪牙们干着伤天害理、男盗女娼的勾当,无人敢管,无人敢问。他就是人人惧怕的恶魔——白天是笑面虎,晚间是杀人狂。

      在乐乐城建成那年,一位来自南方的牛老板买下离乐乐城不到500米的一块地皮盖了一个兴达综合市场。很多南方人,在市场里经营百货和餐饮业,非常红火。不到两年时间就发展成cc市最大的信达商贸城。

      冯守天的乐乐城本来和信达商贸城,因为经营的项目不同,而不是竞争对手。可是这个狂妄的奸商,却把商贸城看作是眼中钉肉中刺,所以经常让豢养的打手们到商贸城寻衅闹事。

      软弱可欺的牛老板,一直本着息事宁人的信条,不愿激化矛盾,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冯守天却步步升级,买通管区内的税务、消防、城建、工商管理局个别管理人员,经常找茬刁难,牛老板只得认罚。

      这些部门隔三差五来刁难,搞得牛老板叫苦不迭。

      一天市场关门前,来了四五个黑大汉,分别到几个卖肉案子前,说要买50斤下水、200个猪蹄、30挂猪肝、10个猪头。

      摊主一看这分明是来刁难人的,就都和颜悦色地告诉他们,卖一天了,快关门了,真的没有了。十几个肉摊都凑在一起也满足不了这个数量。

      这几个凶神恶煞开口大骂,摊主忍无可忍与之争辩几句,就遭到他们疯狂乱打。附近的摊主看到都纷纷过来拉仗。结果这几个狂徒抢过案板上的切肉刀,呼号喊叫,一顿乱砍,结果有十几个人受伤,两个因伤势过重送到医院抢救,一个因为抢救无效死亡。110赶到之后,带走一个狂徒,其中那三个行凶者早已逃之夭夭。

      经过调查,原来这四个歹徒都是乐乐城的人。老实巴交的牛老板不得不去乐乐城找冯守天商谈赔偿问题。可是这个狡猾的老狐狸,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拒不承担赔偿。逼得牛老板告到法院。可是这下子却惹下了大祸。冯守天雇佣杀手,一夜之间就把冯家五口人全部杀了。冯霸天事先早已安排好,两个杀手作案之后,当夜逃到国外。而他在公安局的内线已经帮他制造假现场,嫁祸一个牛老板的同乡刘阳浩。经过半年的内查外调,查无实据,刘阳浩被放了出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