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76

    神秘的鬼楼【第十一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在灭门案发生之后的半个月里,冯守天被电梯门夹死。

      李晓天把这些人的材料在报刊杂志上找到之后,就想通过施卫东来证明这四人之死是不是与鬼楼有关。

      施卫东告诉他,这四个人的死的的确确是鬼楼冤魂所为,他们四个的尸体现在都在这个密室里面。

      九、鬼节狂欢

      这天夜里12点钟,突然全楼灯火通明,走廊里响起的杂乱的急促的脚步声。李晓天看看日历,是农历7月15日。这天正是鬼节。

      突然听到二楼阳台上响起“咚咚”的琵琶声,声音很怪、很响、很单调。李晓天不知发生什么事了?就急忙悄悄走到窗前。这次他看到了女鬼的背影,披着一件长长的拖地黑袍,头发很长已过腰间,披散着。她昂首挺立,非常威武,因为她怀抱琵琶,所以李晓天认定她一定是那个叫丹羽的夜的主宰者。一定是施卫东说的复仇王国的女王。她在连续不断地“咚咚”地弹着琵琶。

      这时李晓天听到楼的四周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很多人踩草地发出的声响。他揉揉眼睛仔细看看,只见一些看不太清的人形黑影慢慢地从地里冒出来,从草丛里钻出来,他们全部举着发出幽蓝光的火把型的小灯,看不清他们的脸。这些幽灵逐渐集聚在小楼门前的草坪上。丹羽女鬼的琵琶“咚咚”弹了三个最强音,然后戛然而止。

      下面的黑影立即肃静下来。其中一个高个子把幽蓝的小灯举过头顶,高声喊着:“尊贵的复仇王国女王,臣民全部到齐,敬请吩咐。”

      一个柔美的女高音发出一种悦耳的声音,在空旷的夜空里回荡着:“全体臣民们,今天是我们的节日,是我们复仇王国成立五周年国庆日,五年来我们惩治恶人306人、厉鬼572个。这是我们最可喜可庆的成绩,今天我们举行首次狂欢节,希望大家吃好、玩好、乐好,过得开心,玩得尽兴。”

      这时李晓天清清楚楚看到一个高个子的鬼魂出现在复仇女王的面前。它一身白袍,腰系黑带,长发过膝,手举一把闪闪发亮的大片刀,高声喊道:“小的们,把东南西北四霸天押上来!”

      只见八个小鬼架着四个已无人形的怪物从三楼窗口飞上二楼阳台。

      白袍鬼举起刀,瓮声瓮气地说:“这四个恶鬼是人间的东霸天、西霸天、南霸天、北霸天。他们是黑社会的罪魁祸首,作恶多端血债累累,我们复仇王国中很多冤魂死在他们手里。今天在我们国庆之日,我受广大冤魂之托取下他们的首级,祭奠千百亡灵。”说时迟那时快,唭嚓咔嚓刀起头落,四个头颅落地,下面响起一片欢呼声。幽蓝色的灯光有节奏地在黝黑的暗夜里舞动着。

      歌声四起,震撼夜空,冤魂们载歌载舞,庆祝胜利。

      李晓天含泪观赏了这冥冥世界里的别样节日,这屈死的冤魂们,在人间饱受涂炭、艰难度日、含冤死去。它们来到这个世界,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欢欣鼓舞,快快乐乐。

      这东、南、西、北四霸天的恶行,李晓天早有耳闻。这四大恶霸在人间做尽坏事。网罗地痞流氓,成帮结伙,无恶不作。

      东霸天冯守天垄断了全市的足疗、洗浴中心,餐饮娱乐业,靠色情业发家;南霸天是着名的毒枭殷红玉,害死很多人;西霸天是混进公安系统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龚少康;北霸天是房地产开发商武中奇,他仰仗贪官污吏,霸占土地、强抢强拆,害得好多家庭妻离子散,居无定处。这四大恶霸在CC市,为非作歹多年,恶贯满盈,可是由于他们有钱,上面有保护伞而一次次躲过法律的制裁。地下复仇王国为民伸冤,将他们带到鬼世界来惩罚。

      在十天之内他们相继离奇死亡,在CC市成为家喻户晓的大快人心事。他们离开人世之后,在鬼的世界里受到了应有的严惩。为很多冤魂报仇雪恨。

      十、父母寻子

      李晓天失踪案被网上和小报炒得沸沸扬扬,可怜的李爸爸、李妈妈像着了魔一样到处打探消息,常常去公安局问信,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而李晓天全然不知外面的这些事。更不知道父母为他没有音信而心急如焚

      赵振光在网上和小报上看到那些有关李晓天在鬼楼失踪的文章之后,心里也没有底了。他不停地搜集这方面的有关报道,小报买了一大推。他亲身体验过鬼楼的恐怖,所以他对那些故弄玄虚无中生有的文章深信不疑。他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回家后一直不敢和李晓天联系,怕惹火烧身。

      当李妈妈知道赵振光把李晓天送到玫瑰园别墅之后,立即通过好多熟人,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找到小赵的家。

      小赵不敢相瞒,就如实地把自己那夜发生的诡异事件告诉给两位老人。李妈妈知道真有其事,便认为儿子在鬼楼凶多吉少,就央求赵振光陪他们去一次玫瑰园别墅。

      小赵的确让那里的鬼魂吓破胆了,所以说什么也没答应。他说:“二老,您们年岁大了,那里的阴气太盛,绝对不能去,我看我们先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就行了,何必去那里冒险呢?”

      李爸爸说:“我们天天打电话,怎么也打不过去。”小赵告诉他们:“晓天去之前把电话卡换了,我这有他的手机号。”

      两位老人喜极而泣,立即拨通了李晓天的电话。李晓天一看是赵振光的号,接过电话就是一顿吵:“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把我扔进鬼楼就不管我了。每天晚上那些恶鬼出来,扒我的皮,撕我的肉,喝我的血,抽我的筋。你小子也真够无情无义的,20多天你不仅不来看我,连个电话都不打,你太绝情了!”

      李爸爸听到这些,吓得双手哆嗦,把电话掉在地上摔坏了,小赵扶起老人,捡起手机,可是一点声音也没有,而且再也找不到李晓天的手机号了。

      李爸爸放声大哭,李妈妈急忙问:“小奇都说什么了?”

      李爸爸悲痛欲绝:“他不是死了,就是疯了,他管我叫哥们儿,说我不够意思,不管他,还说每天晚上恶鬼出来,扒他的皮,撕他的肉,喝他的血,抽他的筋……”

      李妈妈听了立即昏了过去,赵振光把老妈妈抱在怀里,一边掐人中,一边呼叫,终于把老人唤醒。

      小赵说:“你们不要害怕,这是晓天和我开玩笑,他能回话,说明他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现在手机摔坏了,查不到他的号了。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李爸爸急得团团转。老人家爱子心切,一定要赵振光陪他们去玫瑰园别墅。小赵无可奈何,只得和两位老人打车去了玫瑰园别墅。他们走时已经是下班高峰时段,所以堵车,到玫瑰园快6点了。

      他们一直按门铃,里面一点反映都没有,李晓天接受上次教训,听到门铃连续不断地响,就是不敢开门。大门离楼很远,喊话一点也听不到。

      因为里面无应答,所以两位老人认为儿子的确出问题了。在大门外,坐在地上又哭起来,而且两人还不停地互相埋怨。赵振光坚信李晓天不会出事,为了解除两位老人的心疑,他就爬上铁门,跳进院子,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大门,因为这是电控门,只有楼里的人才能打开门。

      小赵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冒险自己一人进楼。可是楼门也打不开,因为李晓天很少出楼,所以总是把楼门反锁上。

      听到小赵在下面一阵阵高声喊叫,李晓天终于走下楼来,打开了楼门。他非常吃惊,没想到这个胆小如鼠的朋友还能冒险来看他。小赵告诉他:他的爸爸妈妈在大门外。

      李晓天立即按了大门的遥控器,大门开了,两位老人颤颤巍巍地走过来,李晓天急忙跑下楼,一下子扑到妈妈怀里。老爸实在让他气得够呛,上去给他一拳:“你这个臭小子,跑出一个来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让我们为你担惊受怕。”

      李晓天说:“爸爸妈妈,我这不是很好嘛?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他搀扶着爸爸妈妈到了三楼。这老两口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这么豪华的房子,东瞧瞧西望望,赞不绝口。

      老太太嘴不停地唠叨:“可惜了,这么好的房子怎么能成了鬼楼呢?可惜,可惜!真太可惜了!”老爷子又烦了,他没好气地说:“你可别再唠叨了,这要是让鬼听到了,还不出来搧你嘴巴子呀!”老太太当真了,一声不吭,死死地抓住儿子的胳膊颤颤巍巍地走上楼。

      李晓天在父母的再三追问下,一口咬定这里根本没闹鬼,他说:“那是人们瞎传的,是别有用心的人编造出来的瞎话。千万不要信。”他的目的就是不让父母为他操心。

      李晓天给小赵200元钱,求赵振光出去为老人买点好吃的,他急急忙忙到厨房去做饭。老爸老妈在屋里小心翼翼地闲聊,这时他们清清楚楚听到对面屋里传出低微的喊声:“大李,大李,我太渴了,给我点水喝吧!”

      老爷子为了证实的确有人喊“大李”,就走到门口仔细听听,果然有人喊,而且不停地喊要水喝,可是空荡荡地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是谁喊的呢?老太太听到之后,吓得哆哆嗦嗦了,她低声问:“怎么这天还没黑鬼就出来了?”

      老两口胆战心惊地不敢动一动。李晓天回到屋里之后,老太抓住儿子不放:“小奇,这楼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李晓天不想让爸爸妈妈为他担心,就极力遮掩:“没有哇,这楼里就我自己。”这时施卫东又叫起来了:“我好渴呀,给我点水喝吧!”

      姥爷子这时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寻声找去,一低头看见对面屋门里伸出一只骨瘦如柴的手,当时把他吓得真魂出窍,双目圆瞪,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晓天一看情况不妙,又找不到理由来自圆其说,只得把老爸扶到沙发上。老爷子这一吓非同小可,哆哆嗦嗦问:“小奇,你说这楼里就你自己,怎么我一直听到有人喊,刚才我还看到对面屋的门下边,伸出一直骨瘦如柴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晓天说:“大天白日哪里有人喊?那是你们听说这里闹鬼,来到这里精神高度紧张,出现了幻听、幻视。”

      老爸说:“不要再瞒着我们了,你回家吧!这里太危险了。我保证,你回去后,我和你妈妈绝对不再唠叨了,你不能为了躲我们,在这里担惊受怕呀!”

      老爸爸这的确是肺腑之言,他为了儿子的安全,不再顾及父亲尊严了,他几乎是低三下四地央求儿子回家。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李晓天明白爸爸妈妈的良苦用心,他考虑了好一会儿说:“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为我担心,其实这楼里很安全,强盗小偷谁也进不来。晚上这里就更安全了,就是有天大胆子的贼人也不敢到这院里来冒险呀!”

      老爸说:“这么说这里还是有鬼。说实在的,我们不怕你遇到人,就怕你遇到鬼。遇到人你还可以和他讲讲道理,斗斗智。那些鬼来无影去无踪,你防不胜防呀!鬼不通人气,它们为所欲为,弄死个人不费吹灰之力,这鬼楼绝对不能久留,今天晚上你必须和我们一起回去!”

      妈妈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劝李晓天离开这里。

      李晓天说:“我回去一半会儿找不到工作。我在这里给银行看楼,一个月还给我1500元工资,风吹不着,雨打不着,什么活都没有,非常清静。其实这真是个养大爷的工作。我还有好多时间写小说。你们就放心吧!这次你们来,不是看我活得好好的吗?一会儿吃完饭,你们就回去,不要惦心我,我一定常常往家里打电话,及时汇报我在这里的情况。”

      赵振光买回来很多好吃的,两位老人也无心吃饭,还是唠唠叨叨地劝儿子回去。他们正在吃饭,对面屋又传出来呼叫声:“大李,我求求你了,给我点吃的吧!”

      赵振光从餐厅出来,端着一摞碗去厨房,听到这一声呼唤,吓得蹦了起来,碗全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刚刚从餐厅出来的两位老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立即惊呆了。李晓天再也压不住火了,用力地把门踹了几脚,怒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三番五次地喊,把我的爸爸妈妈和朋友吓坏了!你这个活死人!我恨死你了,再也不管你了!”

      里面传来了哭声,施卫东沙哑地声音使人听了不寒而栗:“我求求你,不要不管我,请你修好积德,救救我吧!我给你磕头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水吧
    • 今日 0
    • 帖子 76
    • 关注 6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