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76

    神秘的鬼楼【第十二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李晓天把水和饭送进小窗口,里面传出:“谢谢!谢谢!”的声音。

      李爸爸一把抓住李晓天的衣领,大声喊道:“你这个不听话的犟种,原来你在这里囚禁了人质?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没钱花吱一声,我和你妈妈的退休金,够咱们三口人生活费了,你为什么要干这伤天害理的犯罪勾当?赶快把人放了!”

      “爸爸,你听我说,屋里那个人不是我囚禁的人质,而是——而是——”李晓天实在编不出好的理由再来欺骗爸爸妈妈了。他不得不实话实说了:“那屋里的人,是这个别墅的主人,房地产开发商施卫东,他是被仇人关到这里的。我住进来之后,发现对面屋里有人,他要我把他救出来,可是我想尽办法就是打不开那屋的门,后来在门下开了一个小窗口,每天给他送水,送饭。”

      老妈妈非常担心,她说:“他的仇人既然能把他锁到这里,一定神通广大,你给他送吃送喝要是得罪了他的仇人,人家就会对你下手,你怎么能惹火烧身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你可千万别管人家的事了。”

      小赵在鬼楼里住过一宿,知道这里的确有鬼,所以听李晓天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了一定是鬼把施卫东锁在里面,所以他也劝李晓天:“晓天,我看你就不要管这个人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对手的厉害,万一把它们惹恼了,自己就会受到惩罚,万一出事后悔也来不及了。”

      老爸爸紧追不放:“这么说小赵也知道这里不是安全之地,既然这是是非之地,咱们还是躲开吧!”

      三个人都没有把李晓天说服,最后他们不得不离开玫瑰园别墅。他们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了,李晓天打开全楼的灯,下楼送他们,还没等走出院门全楼的灯都灭了,而且阳台上又响起的悦耳的小提琴声。这时从人工湖传出哗啦哗啦的水声,李晓天急忙拉着爸爸妈妈往出走。两位老人感到这鬼楼的确怪事太多,尤其是听到水声之后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当时就吓得目瞪口呆。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全身湿淋淋的白衣长发女从水中慢慢爬上来,忽悠一下,轻飘飘地飞上二楼阳台。

      十一、无头骑手

      在黑暗中,李晓天拉着爸爸的手,搀着妈妈和赵振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玫瑰园别墅门前的小马路,来到一个三岔路口,这里有路灯但是灯光微弱,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零零星星的饭店、小超市还亮着灯,多多少少能感受到这里还是人的世界。

      最后一班郊线车已经开走。他们无可奈何地等出租车,结果等了很久,也没见一辆车。直到10点多钟才发现前面来了一辆出租车。李晓天上前直摆手,车停了。

      李晓天告诉司机把他们送到市里,司机点点头。李晓天非常高兴,客客气气地谢过司机,并且拿出100元递给司机。

      路上,司机一句话都不说,一直向市里开去。40分钟过去了。影影绰绰看到前面灯火辉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楼型灯把这条街装点得犹如亦真亦幻的天上人间。

      司机突然急刹车,他好像有些惊恐,回过头来说:“对不起,我的车坏了,你们下车吧,前面有很多出租车。你们换一辆车吧!”然后他看看计价器是38元,他从方向盘下面的盒里拿出一沓子钱,数了两遍找给李爸爸64元。

      三人无奈下了车,站在路边等了一会儿,来了一辆空车,他们就上去了。

      一路上,这位司机打开话匣子唠个没完。当他知道这三位客人是从玫瑰园别墅来的就有点惊慌失措。他说:“现在郊线车早都没了,全市的出租车司机一到晚上,没有一个人敢去那里的,你们一定是坐鬼车回来的。”

      李妈妈听了非常害怕,急忙说:“小伙子,你可别和我们开这样的玩笑,你这么一说,我血压都高了。”

      司机说:“大娘,我真的不吓唬你们。我有个朋友有一天到那里去办事,回来晚了,没赶上公交车。打一辆出租车,结果找回来的都是冥币和纸灰。刚才那个司机给你们找钱没有?不信你们就掏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老爷子把手伸进兜里,一掏,当时就吓傻了。原来兜里是纸灰,里面还有残破的没烧尽的冥币。

      老爷子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对老太太发起了脾气:“你看看,你看看!玫瑰园别墅那一带就是鬼的世界。你那犟儿子!偏偏要和鬼魂同住一楼,就是不被鬼弄死,也会被鬼吓死。我们得亏回来了,这要是在鬼楼住一宿,我们非死在那里不可。”

      司机惊奇地问:“你们儿子住在鬼楼?这人可以说是胆大包天呀!这五年来,自从玫瑰园别墅的女主人跳湖淹死之后,凡是到玫瑰园的就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我老姨那个老丫头,两年前和老施家那个少东家搞上了,她第一次在玫瑰园过夜,就让女鬼挠得满脸开花。回来之后,第二天就不明不白地死了。还有你们听没听到无头骑手的故事?”

      胆小如鼠的赵振光,还偏偏好奇,非要司机给他们讲这个恐怖的鬼故事。老太太虽然也害怕,可是也想听听,没有制止司机讲无头骑士的故事。

      司机说:“这件事可不是我听来的,是我亲眼见到的。那是前年春节前,好像是过小年的前一天。我出车去三道弯回来,经过玫瑰园别墅前面那条马路,大约离开别墅还不到500米,就听到我后面的摩托车响,我急忙把车靠到右侧,给摩托车让路。可在摩托车从我车左侧经过时,一晃儿,我看到车上的骑手没有脑袋,当时我差点被吓疯了。我揉揉眼睛把车前的大灯、小灯都打开了,这时我清清楚楚看到摩托车上的人的确没脑袋。

      我吓懵了,也不知是该走还是该停,我把车停在路边,等了好一会,估计无头骑手已经走远,我就启动车,慢慢地向前开。好像走了不到一公里,在一个拐弯处,我看到大树下那撞得变形的摩托车和那个横躺在大树旁的无头骑士。我不敢再向前走了,立刻报了警。

      很快122、110、120都陆续赶到。因为我是报警人,我把车慢慢地开到他们跟前,把我见到的情景都说了。很明显,无头骑手在行驶中,被人把头砍下之后,由于车没有灭火,所以一直前行,直到拐弯撞上大树才停下来。因为可以肯定我不是肇事者,所以做完笔录,他们就让我走了。

      后来我听交通队的朋友说那个无头骑士是玫瑰园别墅主人施卫东的保镖莫方虎,这个人原来是街头一霸,是个喜欢打打杀杀不要命的虎哥。因为他练了一身好功夫,所以就被施卫东聘去当保镖。这家伙心黑手辣,在他的手里死了很多无辜的平民百姓。因为施卫东搞房地产到处占地、拆迁,都是这个黑打手冲锋陷阵。所以他的仇人很多。

      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查了半年也没破这无头案。后来我听说莫方虎的脑袋丢得非常奇怪。出事的前一周,他把一个良家漂亮女孩用摩托车送到玫瑰园别墅,第二天那个女孩就上吊自杀了。

      就是在出事那天晚上,当地一个居民看到莫方虎从玫瑰园别墅出来,骑着摩托走不太远,就感到有一阵凉风从身旁掠过,眼看着在莫方虎头上有一股白烟飘来飘去,跟了好远,只听咔嚓一声莫方虎的脑袋就不见了,可是摩托车还是一直风驰电掣般地在马路上飞奔。

      听说那个亲眼看到这惊人一幕的人,第二天和几个大胆的好奇者,一起来到出事现场,看到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一直到玫瑰园别墅大门口。那个目击者,怕惹出麻烦,一直也没敢到公安局作证,所以那件怪事就真的成了无头案了。”

      车上这三位乘客已经被司机的鬼故事吓得全身出冷汗。李爸爸说:“现在毫无疑问了,玫瑰园别墅闹鬼,而且有好多鬼,能量很大,说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太可怕了。”

      李妈妈说:“这个鬼楼真是太可怕了!小赵哇,大娘求求你,把我家小奇劝回来吧!我就这一个儿子,三十多岁还没娶妻生子,万一有个好歹的就要我们老两口的命了。”

      好心的司机听到大娘可怜兮兮地话,很同情这风烛残年的两位老人,就说:“这个忙也许我能帮上,我每天开车,大多数乘客一上车就愿意和我谈论鬼楼的事,所以我听到的很多奇事怪事,我如果把这些告诉你儿子,也许他能被吓回来。”

      老爷子听了非常高兴,从兜里掏出个小纸条,他说:我这有我儿子的电话号,我给你念念,你记下来,他的电话是135********。”司机说:“你老等一等,等红灯时,我存到手机里。”

      赵振光还是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心,就说:“哥们儿,你再讲个吧。”

      司机又开始说起来了:“我大舅哥的表姐原来是老施家保姆。她说,施老爷子原来是省文化厅的副厅长,后来调到交通厅当厅长。那权可大了,咱们省这几年修的高速公路,和立交桥都是他说了算。

      可是自从这个别墅盖成之后,这老爷子好摸样的就傻了,一天到晚胡说八道,一惊一乍地总说有鬼来叫门。一到晚上就自己跑出来。家里人怎么也看不住,到处找也找不着。第二天回家满身是伤。有几次回来裤子都破了,膝盖的皮都没有了,露出红鲜鲜的肉。问他怎么弄的?他说头天夜里他被鬼抓去了,把他一顿暴打之后,让他在立交桥上跪一宿。打那以后,这老爷子专门在高速公路上和立交桥上下跪,有的离家好几百里,也不知道他咋去的。他最后死得非常惨,临死之前,用菜刀把自己砍个稀巴烂。”

      李妈妈说:“人在做,天在看,那是坏事做得太多了,遭到报应了。”

      赵振光说:“那个施厅长,就是不自己不把自己糟害死,现在也一定被双规,被判刑。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实名检举揭发,他利用省里修建高速公路、立交桥、高架桥的机会,收受贿赂上亿元。花了钱没得到修建工程的老板和施工队的负责人,因为借高利贷贿赂高官,有的破产了,有的自杀了。这些人做鬼之后,也要找那些贪官算账的。还有因为大桥倒塌,公路塌陷而死亡的那些冤魂能不找他算账吗?这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李爸爸说:“冤有头债有主,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在人世间作恶多端的人没受到应有的惩罚,即使做了鬼,也不能让他们逃过一劫。我觉得玫瑰园别墅闹鬼,那是死去的冤魂在报仇。”

      司机说:“老爷子说的很有道理,玫瑰园别墅那个被大家称作玫瑰仙子的少夫人跳湖自杀之后,他家的人陆陆续续地都死了,可能她是冤死的,她在报仇。”

      一路上,这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一直围绕玫瑰园别墅闹鬼这个话题谈论不休。两位老人更为儿子的安全而忧心忡忡。

      李晓天把爸爸妈妈送走之后,回到别墅已经是10点45了。他摸黑走进楼里,听到三楼有杂乱的脚步声,他没敢立即上楼。等了好一会儿,他再也听不到声音了,就小心翼翼慢慢上了楼。

      刚到三楼,脚步声重新响起来,他看到两个黑影架着施卫东走进对面的密室。他想施卫东也许是被架出去受刑,也许是架他上卫生间才回来。

      他进了卧室,打开灯,看到墙上挂的琵琶又不见了,他知道,那一定是又被复仇女王拿走了,他在这20多天里,已经发现多次,屋里的琵琶无翼而飞。天快亮了,就在不知不觉中琵琶又重新出现在墙上。

      李晓天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刚刚要入睡,隐隐约约听到楼下喷水池那里传来凄婉哀怨的琵琶声,好像是在倾诉心中的痛苦,又好像在嘤嘤的哭泣,悲凉得会让人潸然泪下。

      李晓天已经意识到这个弹琵琶的鬼魂一定是含冤而死,它的痛苦和仇怨通过琵琶这个精灵宣泄出来。

      李晓天在鬼楼里已经快一个月了,他每晚都要经历一些意想不到的恐怖事件,开始非常恐惧,胆战心惊地熬过了一夜又一夜。可是慢慢地,他适应了这个可怕诡秘的生活环境,可以坦然入睡了。现在他可以肯定,自己和鬼魂们可以和平共处一楼了。他们互不干扰,各行其是。鬼魂们来无影去无踪,可是从来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尤其是他现在住的这间卧室,就是当年女主人的卧室,她每次进来取衣物、取琵琶,都没有和李晓天发生过冲突,所以李晓天不再担心受到鬼魂的伤害了。他只担心在对施卫东的问题上,怕得罪它们,因为可以肯定,施卫东是鬼魂们的敌人。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水吧
    • 今日 0
    • 帖子 76
    • 关注 6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