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7

    神秘的鬼楼【第十三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每次遇到鬼魂进到他屋里,都要事先关掉他卧室里的灯。他始终不敢惊动它们,一声不吭地,静静地等待它们离开之后,再打开灯。有时鬼魂在他的电脑里留言,他一定照办。

      十二、秘闻

      一天夜里,李晓天在睡梦中,听到施卫东的哀嚎,他被惊醒之后,猜到这是鬼魂又给他上刑了。这一阵阵凄厉厉的惨叫声,使李晓天不能入睡,他不清楚鬼魂为什么会对施卫东这么残忍?他也不知施卫东到底做过哪些坏事?要遭到如此惩罚?一种对弱者的同情和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施卫东一阵狂叫的同时,一股特殊的难闻的气味从外面传进来。李晓天仔细辨别一下,这是人肉被烤焦的糊味。李晓天心猛地抽搐一下,他想这一定是它们对他用了火刑。太残忍了!太可怕了!他几乎产生一种立即冲进去救施卫东的冲动。可是他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他明白,他一个人是没能力对付这些复仇的恶鬼的,弄不好自己也会遭此厄运。

      李晓天这一夜说什么也睡不着了,他在做着各种猜想,他企图弄明白施卫东为什么和鬼魂结下如此深仇大怨?

      李晓天终于盼来了天亮,他急忙起来。洗漱完毕,到厨房给施卫东做了煮得稀烂的大米粥,又蒸了一碗鸡蛋糕,他把碗端到小窗口时,喊了好几遍都没有回应。李晓天很吃惊,他以为可能施卫东被它们打死了,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他刚要回身走了,就听到施卫东有气无力地说:“谢谢你了,可是我已经爬不到窗口了,我的下体被它们用火烧烂了,现在还在流血,疼死我了。”

      李晓天一听心里很不好受,他说:“你等等,我出去给你买药去。”李晓天把碗放到窗口里,回身进了自己卧室,披上衣服走了出去。

      在离别墅很远的小街上,他找到了一家药店,买了药棉、纱布、胶布、消毒盘、镊子,还有酒精、碘酒、消炎药、烫伤药和止疼药。匆匆忙忙回来从窗口送了进去,他说:“老施,你自己把伤口消消毒,然后上上烫伤药,再吃点消炎药,过几天会好的。”

      施卫东有气无力连说几声:“谢谢!”

      这一天,李晓天像照顾亲人一样给施卫东送饭送水。

      晚上,李晓天坐在电脑桌前开始写小说。忽然门“咣当”一声被踹开了,一阵冷风刮过,把桌上的东西噼里啪啦地掀得到处都是。李晓天明白了,鬼魂发怒了,肯定是因为他帮助施卫东的缘故。他一时还不知道怎么面对?

      一只冰冷的手,把他从椅子上拽起,李晓天战战兢兢地站着没敢动一动。他分明看到一双骷髅的手,在键盘上飞舞着,速度之快非常惊人。

      很快电脑中出现一个雪白的骷髅头,上面写着“地下复仇王国电视台”。在一阵恐怖的音乐声中,屏幕上出现一堆堆白骨,白骨被狂风吹得飞起来,顷刻间化作一个个人体骷髅。迅速站成一个个方队。雄纠纠气昂昂地、步调一致地向前挺进。

      低沉的画外音让人听了毛骨悚然:“我们是地下复仇王国,我们全是被恶人害死的冤魂。我们在王国复仇女王陛下的统帅下,做着惊天动地宏伟事业。我们的任务是:让人间的恶人变成鬼。变鬼之后,也逃不过我们这些冤魂对他们的严惩。我们对他们的刑罚完全是他们害死我们的毒辣手段的翻版。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请看我们女王的悲惨遭遇。”

      这好像是一个监控器录下的现场视频:

      一个高大的,风度翩翩的大帅哥在玫瑰园别墅门前不停地按门铃。一个年约40多岁的女仆前去盘问:“请问,先生您找谁?”答:“有位施先生,一个钟头前给我打电话,说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让我立即到玫瑰园别墅来。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立即开车赶过来了。”女仆问:“先生您贵姓?”“我姓梁。”还没等大帅哥说完,女仆满脸堆笑地说:“您是省歌舞团的梁立辉先生吧?请进!请进!主人早有吩咐。”

      女仆把客人请进楼里,进了一楼会客厅。女仆匆匆忙忙上了楼,把女主人请下楼。

      二人一见面都惊呆了,同时惊讶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来这里?”梁立辉说:“施先生给我打电话,说有最最重要的急事,让我马上赶过来,你怎么会在这里呢?”女主人说:“这是我的家呀。太巧了,这么多年没见了,你一点变化都没有。”

      梁立辉说:“丹羽,你变化可真大,我几乎认不出你了。”

      女仆到三楼书房告诉施卫东:“先生,梁先生到了。”施卫东说:“你先别说我在家,一会儿我再下去。我这有一包好茶叶,你给客人沏一壶茶送去。”施卫东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茶递给女仆。

      女仆把茶沏好后,端进客厅给客人和女主人各倒一杯茶,送到他们面前。

      这时,电话铃响了,女仆接过电话匆匆告退。梁立辉和夏丹羽,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时间不长,两人都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时施卫东带着莫方虎和一个40多岁的男人冲进客厅,施卫东让这个中年男人和莫方虎把把梁立辉抬到二楼卧室,放到床上。然后吩咐中年男人到市里办事。

      那个男人走了之后,施卫东让莫方虎把女主人抱到二楼卧室,也放在床上。然后两人非常迅速地扒掉了这酣睡二人的衣裤,在他们身上盖了一条毛毯,并且由施卫东亲自把两个人摆好亲密的姿势,莫方虎掏出相机,从各个角度进行拍照。然后二人退出卧室。

      画面显示是清晨5点钟半钟,施卫东带着莫方虎再次进了卧室,一把掀掉两人身上的毛毯。施卫东一把揪起夏丹羽,一手抓住梁立辉,大喊:“虎子,过来,让这两个不知羞耻的狗男女赶快清醒过来。”

      莫方虎上去把梁立辉从床上拽下来,一顿拳打脚踢,打得梁立辉鼻口出血。醒后的夏丹羽急忙找衣服,没有找到,到衣架上拽了一件白色的丝绸睡衣披在身上。惊慌失措地喊:“卫东,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了?”

      施卫东走到夏丹羽跟前,一连打了夏丹羽好几个大耳光。夏丹羽嘴里流出了鲜血,脸顿时肿了起来。然后他顺手拿起一个铁头皮带,用力地向夏丹羽身上抽去,而且边打边骂。

      顷刻间,夏丹羽全身血污,面目皆非。

      施卫东厉声吼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竟然敢在我的家里偷情,真是色胆包天,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施卫东的厉害!想给我戴绿帽子,就是找死!”

      梁立辉据理争辩:“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要设计陷害我?是你打电话让我来玫瑰园别墅的,我根本不知道丹羽是这里的女主人,我和丹羽多年没见,我们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能血口喷人!”

      施卫东大声喊道:“虎子,让他看看是谁血口喷人?”莫方虎一个箭步窜到梁立辉跟前,左右开弓扇了梁立辉无数个嘴巴,梁立辉牙被打掉了,口里喷出血来。梁立辉还在据理争辩。

      施卫东说:“让我戴绿帽子的人都得受到同样的惩罚,虎子你听明白了吗?”“是!明白了!”

      莫方虎把梁立辉拽起来,立即用打火机点燃了床头柜上的一沓报纸,拿到梁立辉跟前,在他眼前晃了晃,就把燃烧的报纸移到梁立辉的下体。梁立辉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夏丹羽发疯似地扑向施卫东,想与他拼命,施卫东淫笑道:“这回我彻底放心了,他再也不会和你扯事了。”

      夏丹羽愤怒已极:“你这个人面兽心的魔鬼,你无缘无故陷害好人,我让你不得好死!”说着扑向前去。

      施卫东把夏丹羽踹倒在地上,哈哈大笑:“你说对了,他的确是无辜的,可是你却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你知道得太多了,所以必死无疑。我们夫妻一场,我怕你死后孤单,特意找他来给你陪绑。在你临死之前,你有什么话快说!”

      (屏幕下方,出现几行字:“因为夏丹羽无意中,发现施卫东父子俩在玫瑰园里埋赃款的全过程,而招来杀身之祸。)

      夏丹羽临危不惧:“你这个丧尽天良、杀人不用刀的恶魔!我就是做鬼也不能放过你的!血债要用血来还!”

      施卫东给莫方虎使了个眼色。莫方虎心领神会,立即把夏丹羽拖到楼下,拽到院子里。施卫东把事先预备好的一桶汽油泼到夏丹羽的身上,然后打着了打火机,扔到夏丹羽身上。满身大火的夏丹羽嚎叫着、拼命跑到人工湖,“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画面到此结束,出现黑屏。画外音:“这就是我们复仇王国女王死后从玫瑰园别墅弄来的楼里楼外全部录像。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施家父子和他们同伙的罪恶,我们将尽力整理成辑,陆续播放。”

      接着荧屏上出现几个大字:《铁证如山》:从玫瑰园里挖出一个半米多高的大瓷坛子,打开腊封,抽出一沓沓崭新的人民币,摆了一大桌子。画外音:“这是施卫东的父亲在位时,收筑路工程公司的贿赂款1200多万元。”

      下面是金银首饰、名表、名鞋、古玩、字画。

      李晓天一口气看完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惨剧,他明白了,为什么玫瑰园别墅闹鬼?这是夏丹羽在完成她生前的遗愿:“做鬼也不能放过你,血债要用血来还!”

      这只是冰山一角,其中隐藏的秘闻一定会更令人吃惊。李晓天看过地下复仇帝国电视台的视频之后,他知道自己不该同情施卫东,更不该站在施卫东这边、与复仇王国的鬼魂们做对。

      他突然明白一个道理:人中有坏人,鬼中有好鬼,所以绝对不能以好坏来划分人和鬼的界限。他感到复仇王国电视台给他上了一堂发人深省的情理课,使他茅塞顿开。人要坏事做绝,必然要遭到恶报;人要冤死,变鬼也不会放过害死自己的仇人。

      第二天李晓天不管施卫东怎样央求,他纹丝不动,决心不再管他这个人面兽心、豺狼成性的杀人恶魔。

      十三、管家之死

      李晓天在鬼楼住了半年,亲眼目睹这里发生的一切,这里每发生一件诡异的事,都有一个令人发指的、骇人听闻的悲惨故事。

      他这时的立场已经完完全全站在地下复仇帝国这边了,所以他把这些看不见的复仇鬼魂们当做朋友;对作恶多端的施卫东不再同情和怜悯了,对他是憎恶和鄙视。

      对施卫东,李晓天也没有彻底放弃不管,他想既然复仇女王不想让他死得痛痛快快,让他活着受到严惩,自己就帮助冤魂们达到这个目的。所以每隔一天他给施卫东送一次饭和水,但是是有条件的,施卫东必须讲一个秘闻,才能给他送下一次饭和水。

      一天李晓天问施卫东:“你给我讲讲你的管家是怎么死的?”

      施卫东说:“我的管家叫黄德智,他是2003年到我家的。他家在一个小县城,他40多岁了没结过婚。

      我原来在省建设厅任城市规划科科长时,在一个朋友家认识老黄的,他是我朋友李君安的舅舅。因为他没有正式工作,李君安就求我帮他找个工作。我就把老黄安排到我们科当个搞卫生的临时工。

      2003年我辞了工作,下海了,开始我养康贝尔鸭,我就雇老黄给我养鸭。2004年我在现在这地方买了农民的一块地盖了一个大棚种君子兰,老黄又给我养花。

      2005年别墅盖上以后,他又在别墅院内帮我种玫瑰花。他在我家这么多年,始终是忠心耿耿,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兢兢业业。所以我给他的工资也不断增加。后来我有钱了,雇了花匠、保镖、保姆,老黄就成了我的管家了。

      黄德智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非常听话,我的话他当成圣旨,从来不敢违背,每交给他一项任务,他都能出色地提前完成。所以他成为我的心腹,我非常信任他,好多事都不瞒着他。

      可是他这个人太重感情,自从保姆刘凤霞来了以后,老黄时时处处都非常照顾这个寡妇,后来我发现他俩好上了。我一想这倒是一件好事,他俩都在我家干活,相互帮助相互照顾,也不错。可是我老婆跳湖自杀以后,我把保姆刘姐辞退了,并且一再嘱咐她:“以后不要再来我家了。”我给她三个月的工资,让她回山东老家。可是老黄却背着我在前面那条喜庆街租了一间房子,和刘姐两人住在一起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