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7

    神秘的鬼楼【第十五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何子玥非常欣赏地说:“原来我只知道你是个才子,是个文人,可今天我却知道你还是个婚恋专家、哲学家。”

      李晓天哈哈大笑:“你实在太会给人戴高帽了,我都让你给捧晕了。什么这个家,那个家的,我的的确确是是个‘坐家’,没有正式工作,整天坐在家里的人。”

      何子玥说:“真的,我不是捧你,刚才你讲的这些,的确让人心服口服。没想到你一个没结婚的人,对夫妻关系这么有研究?”

      李晓天有点洋洋得意:“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专门写都市言情小说的人,所以我一直都在研究婚恋问题。”

      何子玥试探着说:“我真不知道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是不是有过多次不平常的感情经历?否则没亲身体验,是不会写出脍炙人口的好作品的。你能和我说说你的恋爱史吗?”

      李晓天明白这是何子玥要知道他在这方面的底细,一个未婚女孩子对大小伙子的婚恋感兴趣,这说明她对他有意。他说:“不瞒你说,我在这方面还是一个没入圈的人,我心高气傲、小姐脾气丫鬟命,眼高手低,30来岁至今不敢涉入爱河,因此我已经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剩男了,可是我至今不肯屈就。我想当我写出几部警世之作的时候,大爱一定会从天而降,所以现在我没有这方面的梦,我只想把鬼楼的迷底解开,写出一部当代的《警世恒言》。”何子玥明白李晓天的暗示,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了。

      接受上次教训,天黑之前,李晓天把何子玥送到公共汽车站。

      何子玥对李晓天的关心和照顾是发自内心的,她既希望他早日完成他的梦想,也担心他在鬼楼的安危,她自己承认她已经爱上这个执着任性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大帅哥。她人走了,心却留在了玫瑰园别墅。她盼望他早日完成他的警世之作,离开这可怕的鬼楼。到那时她就会对他毫不犹豫地真情告白了。

      十六、天意

      李晓天利用十天时间动中取静,看完了夏丹羽的全部日记。又结合社会传闻和小报有关报道,基本上弄清了施卫东和夏丹羽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挖掘出玫瑰园别墅闹鬼的根本原因。所以他按时间顺序,把这一切详详细细地记录下来。这还要从施卫东和夏丹羽相识开始。那是1903年的夏天。

      连续4个小时的暴风骤雨,把这个清新美丽的城市搞个天昏地暗。还不到17点钟,街灯、车灯都亮起来了,整座城市都笼罩在烟雨蒙蒙之中。宽阔的马路顷刻间变成了川流不息的“小河”。大街小巷都是看不到首尾的长长的车龙,几乎看不到行人,虽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可是为了躲避这突然袭击的暴风骤雨,人们只好躲在能遮风挡雨的地方期盼着雨停风住,主妇们却迫不及待站在风雨中拦截载满乘客的出租车。

      一个身材苗条的高个儿女孩,被雨淋得像个落汤鸡,薄薄的淡绿色的纱裙已经把她的曲线美暴露无遗。长长的黑油油的秀发直垂到腰间,时而被风吹起,时而刮到脸上,遮住双眼。她背着一个大琴盒,擎伞的手里攥着一个大塑料袋。一把雨伞全罩在琴盒上和塑料袋上。而她自己却任凭风吹雨打。看样子她已经在雨中等待多时了。她焦躁地看到一辆辆载人的出租车在自己面前开过。雨水无情地溅到她的身上。汗水、雨水、泪水混合在一起,在她那张秀美的脸颊上顺流而下。她仍然固执地站在风雨中拦车。

      由于前面堵车,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正好停在女孩身边。车里的帅小伙儿怜香惜玉,推开车门喊了一声:“你上来吧!”女孩以为是出租车,所以就破涕为笑上了车,她高兴地说:“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大难不死。实乃天助我也。”

      小伙子引俊不禁,和这陌生的女孩开起了玩笑:“小姐这么着急?是赴约会吧?没关系,雨这么大,即使去晚了,他也不会怪你的。你去哪儿?我一定尽快把你送到。”

      女孩羞答答地说:“师傅,您误会了,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和谁约会呀?我是到百花大剧院演出,6点半开演,现在都5点45了,化妆都来不及了。”

      帅小伙儿转过头来,仔细打量一下这个女孩,使他大吃一惊,这分明是个芭比娃娃:高高的、宽宽的额头,细细的淡淡的弯弯的眉毛下,是一双深邃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密密的睫毛向上翘着,短短的小翘鼻露出几分顽皮,红红的嘴唇被白如凝脂的脸蛋衬托得格外鲜艳。他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难道大西洋的飓风,刮来一个西方的天使

      这时绿灯亮了,前面的车开始缓慢地前行,帅小伙儿收回思绪,跟上前面的车队。因为风急雨大,他丝毫不敢怠慢,收回自己的花心,专心致志地开车。

      然而身边这位美女的确让他心动,虽然这些年来和他交往的美女无数,可的确还没看到这么惊艳绝伦、超凡脱俗、青春靓丽的女孩。一种本能的好奇心,促使他刨根问底:“请问小姐是歌唱演员还是舞蹈演员?”“我是演奏员,弹琵琶的。”“遗憾!遗憾!坐在下面给人家伴奏,真白瞎了你这漂亮的脸蛋了。”

      这句话把女孩说得面红耳赤,她说:“我不是总坐在下面和后面伴奏,也有在台前合奏和独奏的时候。今天晚上就有我的独奏《春江花月夜》和《彝族舞曲》。”

      帅哥极其感叹地说:“看来我今天晚上能一睹小姐风采,倾听小姐弹奏,也不虚此行啊!”

      女孩惊奇地问:“您不拉活儿了?也来看节目?今天雨大活儿一定多,不拉活儿损失可大了,得不偿失。这只不过是我们音乐学院毕业生的专场演出,也不是大腕音乐会,何必耽误活儿呢?”

      帅哥不解地问:“你说什么?拉活儿?什么是拉活儿,拉什么活儿?你把我说糊涂了。”

      女孩转过头盯着大帅哥,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疑虑重重地说:“你们出租车司机不是把拉人叫做拉活儿吗?”

      帅哥哈哈大笑,这笑声是那样爽朗、悦耳、清亮,好像从金属容器里发出的声音,对女孩震动很大,她被这莫名其妙的笑声搞糊涂了。

      帅哥说:“原来你把我当成出租车司机了?你仔细看看我这身行头,像是个开出租车的吗?”

      这时女孩才转过头来,认真地打量这位谈笑风生的司机。从侧面看这是一个具有明星风范的美男子,微微卷曲的长发梳在耳后,借助外面的灯光,清晰地看到那宽宽额头,高高的眉骨,浓浓的剑眉下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那高直的鼻梁很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着名雕塑家画家米开朗琪罗的雕像大卫的鼻子。嘴角微微上翘,流露出甜甜的笑意。虽然是盛夏,他却西服革履,当然在这空调车里他肯定不会觉得热。“他真的不可能是出租车司机,可是他为什么主动开车门让我上车?”女孩瞬间产生了莫大的疑问,这哪里是出租车司机,这分明是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出于礼貌女孩不敢贸然发问。

      帅哥继续调侃:“把你送到剧院你给多少钱?我可没有计价器呀。”女孩一时不知怎样回答?

      大帅哥说:“我这是私家车,我看你在暴雨中非常着急地等车,突发恻隐之心,就开车门让你上车了。也真巧,今天我爸爸给我一张观摩票,我这人喜欢音乐,就冒着大雨来看这场音乐会。没想到我们殊途同归,顺路把你这位演奏家送到剧场。这不是人意而是天意,如果没有这场大雨,你也不会坐我的车,我们也不会认识?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施卫东是个和土地房子打交道的人,可是从来不买房,也没有固定工资。因为有了这台奥迪,所以每天几乎忙得脚不沾地。”

      帅哥谜一样的自我介绍,使女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她猜不着他到底是干什么的,萍水相逢,也没必要细打听。

      女孩说:“我叫夏丹羽,是聪慧艺术学院的音乐系本届毕业生。专攻琵琶专业,我是初中毕业考上去的,7年制。”

      “哈哈!七年专攻琵琶?那可是能成仙了。”

      “先生过奖了,七年,我还没到成仙的地步,可却被人们称作‘宝贝琵琶’。因为我是木子琵琶大师的传人,木子教授七年一直对我一对一上课,他的古琵琶曲,只传给我一个人。”

      “了不起!了不起!我能拉一位‘琵琶宝贝’三生有幸。今天能看到你的演出一定会大饱眼福和耳福。这多亏我老爸开恩。”

      女孩不解地问:“您爸爸怎么会有今晚的招待票?”“我老爸是省文化厅的,不管什么演出?演出单位都会给我老爸送去很多招待票,所以我总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本来路不是太远,可因为暴风雨,车速都很慢,所以他们到剧场已经是6点15了,这半个钟头,两人像老熟人一样无拘无束地聊天。到剧场之后,施卫东把自己的名片给了夏丹羽。夏丹羽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施卫东。

      临分开时施卫东说:“这雨没有停的意思,散场时,我在一号门等你,我负责把你送回家。”夏丹羽摆摆手,急急忙忙连走带说:“谢谢您,施大哥,不要等我,把您车当出租车了,我很抱歉,谢谢了!不麻烦您了!”

      施卫东大声说:“散场后,我在一号门等你,不见不散!”这时夏丹羽的一个男同学肖德奎经过这里,惊奇地盯着施卫东,对夏丹羽说:“丹羽,他是谁?”夏丹羽没加思索地顺口说:“刚刚认识的好心人——活雷锋。”

      肖德奎很不高兴地对夏丹羽说:“快点去化妆吧,你的独奏被提前了,第三个就是你的。”

      肖、夏二人匆匆忙忙到了后台化妆室。

      演出开始了,这的确是一场高水平的演出。开场就是极其欢快的、振奋人心的大型歌舞《龙腾虎跃》。灯光、布景、音响都是现代化的。歌舞充分地表现了未来艺术家们的高超演技和青春活力。

      第二个节目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也博得了满堂彩。独奏者是夏丹羽的同班同学梁立辉。他倾情的演奏使全场观众都陶醉了。小提琴的旋律也渐渐由舒缓而变得轻松明快。观众被震撼了,掌声此起彼伏。

      然而此时此刻的施卫东却心猿意马,无心欣赏这美妙动听的音乐,一心等待夏丹羽出场。

      当他听到“下一个节目是我院着名的宝贝琵琶夏丹羽演奏的《春江花月夜》。”时,施卫东立刻精神了,他全神贯注地盯着舞台,等待夏丹羽出场。

      大幕徐徐拉开,舞台后面的大屏幕上出现盛开的桃李,泛着涟漪的江水和皎洁的明月。在这绚丽夺目的景色烘托之下,身着橘红色蝙蝠袖纱裙的夏丹羽,怀抱琵琶站在舞台中央,宛如一株美艳亮丽的鲜花。施卫东心旌激荡,这哪里是刚才坐在身边被雨淋得落汤鸡似的女孩,这分明是大西洋的飓风从虚无缥缈的太空刮来的女神,一种崇拜爱慕之情油然而生。

      夏丹羽极其优雅地向观众鞠躬致意,然后姿势优美地坐下。“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她灵活的手指、娴熟的技艺,“轻拢慢捻抺复挑”用悠扬悦耳的琴声描绘了“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的秀美景色。令人陶醉、令人神往。

      施卫东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上的夏丹羽,她满怀激情地在用琴声勾勒画面,用琴声创造诗的意境。她十分投入,宽大轻柔的衣袖,随着拍节在不停地甩动着,如翩翩起舞的彩蝶。美丽的女神时而低头看琴,时而仰望星空,她已经完全入境了,陶醉了,她的全身心都融入到琴音绘制的如诗如画的意境之中。

      施卫东听到美妙动听的琵琶曲,也仿佛自己置身于宁静的夏夜,仰望星空看着那皎洁的一轮明月。侧耳倾听,有细微的潺潺溪流的水音,也有万流入海的涛声;仔细分辨,有啾啾的虫鸣,也有沙沙的风声。他被夏丹羽的精彩绝伦的演奏所俘获,他为夏丹羽的美貌所倾倒,音乐和美人的巨大魔力让这位清高自诩、目空一切、放荡不羁、我行我素的公子哥神魂颠倒,不能自持。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