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神秘的鬼楼【第十六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一曲弹罢,掌声雷动,夏丹羽又弹了第二支曲子《彝族舞曲》。曲终人未了,观众起立掌声不停。夏丹羽第三次返场,弹了旋律激昂、热情洋溢、欢快奔放的《金蛇狂舞》。再次掀起狂潮。

      施卫东无心观赏后面的节目,一心盼望散场。他期盼着和自己心仪的女孩表达满腔的赞美之情。

      全场演出结束了,省市主管领导到台上向演员们祝贺,一一和主要演员握手,然后留影。

      散场了,当夏丹羽高高兴兴走到一号门时,施卫东急忙跑到跟前,向老朋友一样拉着夏丹羽的手说:“太精彩了,你的琵琶已经弹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真是让我大饱眼福哇!”

      这时肖德奎和梁立辉正说说笑笑走到夏丹羽身旁,他们拉了夏丹羽一把,说:“丹羽,走,我们去拼车,先送你。”

      施卫东急忙说:“不劳两位了,我送丹羽回家。”夏丹羽急忙说:“我们三家都离得不远,一起拼车,不麻烦施大哥了。”施卫东从夏丹羽手里接过琴盒,拉着夏丹羽急急忙忙走出大门。

      两个小伙子看得目瞪口呆。梁立辉问:“这是谁呀?怎么没听丹羽提起过呢?”肖德奎说:“开场前我碰到他们,我问那人是谁?丹羽说是‘刚刚认识的好心人——活雷锋。’”

      “不会吧?刚刚认识的,就哥长哥短地让人家接来送去的?明天咱俩好好拷问拷问这个傻丫头,可别遇到采花淫贼呀?”梁立辉说。

      夏丹羽上车后,施卫东把自己的西服脱下来披在夏丹羽的身上,疼爱地说:“你呀,脱了演出服还穿这身湿裙子,可别感冒了。”夏丹羽不好意思地推来推去,最后还是披在身上了。一路上施卫东用尽了赞美之词,夸赞夏丹羽高超的弹奏技艺。

      十七、偶遇

      2003年7月24日是聪慧艺术学院毕业生离校的前一天。在一起生活7年的同学们,从稚嫩的少年长成朝气勃勃的青年。他们朝夕相伴,像亲兄弟姐妹一样有着牢不可破的友谊。离别前都有些依依不舍的伤感,最要好的朋友都三五成群地到酒店、歌厅、舞场、游乐场狂欢一把。

      夏丹羽、乔丽丽、肖德奎、梁立辉、刘克明、金雀花是音乐系有名的高材生,全都是系里的中坚分子,他们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平时不分男女都以哥们相称。

      梁立辉的小提琴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水准,是学院师弟师妹们崇拜的偶像,不仅精明强干而且成熟稳重,所以他是大家公认的“大哥”。

      乔丽丽专业是扬琴,可是她的性格可不像扬琴那样柔美,而是泼泼辣辣,脾气火爆,总是以大姐自居,好管闲事,有些霸道,有些男性化,所以大家都管她叫“大哥大”。

      肖德奎他的头脑的确与众不同,也许是多年练钢琴的结果,非常聪明,好独出心裁,所以外号叫“点子大王”。

      夏丹羽除了弹琵琶,什么都不顾,什么都不懂,始终是那傻傻愣愣、天真无邪的样子,所以大家都管她叫“傻弟”。

      刘克明和金雀花是学声乐的,两人的二重唱是学院招牌精品,因为接触多日久生情,在大二时就搞恋爱,他们也从不隐瞒回避,所以大家管刘克明叫“刘哥”,管金雀花叫“刘嫂”。

      这天下午他们约好了在“勿忘我餐馆”聚餐。因为事先没有预定,所以没有找到包房,只得在一楼大厅一角的18号桌。和邻座只隔一个木制的屏风。

      “点子大王”肖德奎非常兴奋,他说:“我们今天先来个开场白,对一个藏头诗,对不上的罚酒一杯。从我这开始,顺时针方向轮流对句。每句字头是‘离别后勿忘我’。”大家异口同声:“好主意!开始吧!”

      肖德奎:“离开学院各奔东西,”

      乔丽丽:“开始拼搏自强不息。”

      梁立辉:“后生可畏大展宏图,”

      夏丹羽:“勿骄勿躁顶天立地。”

      大家拍手叫好。

      轮到金雀花就卡壳,刘克明着急了:“快说呀!罚你喝酒,我可不替你喝。”

      金雀花:“忘天忘地不能忘我,”

      刘克明一着急脱口而出:“我行我素放荡不羁。”

      大家起哄:“真没出息,一开口就露馅了。”“你那我行我素放荡不羁的坏毛病啥时候能改一改呢?”“不好!不好!罚一杯吧!”

      金雀花替他讲情:“大家先别忙着罚他喝酒,让他再想一想,如果还不通过,再罚也不迟。”

      肖德奎说:“好吧,你再对一句。”

      刘克明:“我,我,我心有你不忘不弃。”

      大家鼓掌通过。肖德奎总结发言:“大家虽然只说一句话,可是却代表了我们的心声,诗为言志。丽丽出校后要自强不息,立辉要大展宏图、丹羽要顶天立地。这都表明了我们胸怀大志自强不息的决心。雀花和克明表达了我们共同的心声,我们虽然天南地北,各奔东西但是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朋友,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经常联系,不忘不弃。”

      大家情不自禁地异口同声地说:“忘天忘地不能忘我,我心有你不忘不弃。”

      乔丽丽兴奋地说:“来来来!大家都满上,为我们牢不可破的友谊干杯!”

      这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在即将走入工作岗位之前,都是信心百倍,对未来充满了美好向往。

      梁立辉在毕业前就被省交响乐团要去了,因为他老师的推荐,他多次到交响乐团帮忙,参加演出,他的出色才华和高超演技得到团里上上下下的肯定,单位在他得到毕业证书之后就为他办好了工作手续。所以他离校后直接到交响乐团上班。

      夏丹羽也是在毕业前就被省民族乐团挑去了,因为她是全国民乐大赛冠军。可是省民族乐团是超编单位,工作关系一直没有办下来。

      肖德奎在校期间虽然专业课出类拔萃,但是他因为是学生会主席,彰显了过硬的领导才能和组织才能,所以他不想到文艺团体,而想从事行政工作。毕业前已经找到了两个比较适合的单位,只是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乔丽丽有位亲属介绍她到南方一个大城市歌剧团工作,初步定下来了,之差没办关系。

      刘克明和金雀花准备先回家把婚礼办了,然后两人到南方发展,也有朋友介绍他们到新加坡工作。

      他们觉得明天就各奔东西了,所以有唠不完的心里话,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文学音乐、海阔天空,无所不包,畅所欲言。谈得最多的还是对自己未来工作的预测,一接触这个话题大家都无比兴奋。

      他们很自然地谈到了恋爱婚姻问题。乔丽丽一直暗恋才子梁立辉,可是这个大帅哥一心钻研他的小提琴演奏技艺,心无旁骛,对班里的女生从来没有非分之想。对乔丽丽的过分关怀熟视无睹,始终没有跨越友谊的边界线。

      肖德奎对天真无邪、活泼开朗、靓丽清纯的夏丹羽始终格外关注和照顾。两家又是近邻,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在一个幼儿园长大,在一个小学一个初中毕业。可是因为太熟悉了,始终保持着知心朋友关系。夏丹羽从不避讳两人的关系,经常开玩笑说:“德奎是我的闺蜜。我俩推心置腹,无话不谈。”

      因为他俩都是一心钻研业务的好学生,从来没谈过感情问题。这次毕业汇报演出,肖德奎看到夏丹羽和一位大帅哥格外亲热,不仅感到奇怪,情不自禁地产生无名醋意。他有意在这些朋友面前拷问夏丹羽。

      他借助酒力,毫无顾忌地质问夏丹羽:“傻弟,你今天当着众位哥们儿的面,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在毕业汇报演出那天和你同去同归的那个人是谁?你俩什么关系?交往多久了?现在到什么程度了?你必须实话实说,不得有半点隐瞒!”

      大家已经明显地感到肖德奎心中的愤懑,也意识到这件事对他产生了极大的震动。所以顷刻间大家都静下来,想听听夏丹羽的解释。

      夏丹羽是名副其实的傻弟,她对肖德奎的一串问题,既没感到突然,也没有任何思想压力,她更没有去分析肖德奎的潜台词。她非常平静地说:“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原来是芝麻粒儿大的小事,还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那天下大暴雨,我在风雨里等了近一个小时的车,也没等着,把我急哭了。正巧遇到一位活雷锋,他主动把我送到剧场。演出结束后他又把我送回家。我俩是救助者和被救人的关系,前后见面没超过两个小时,回答完毕。”

      肖德奎追问道:“他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家庭背景如何?”

      夏丹羽拍拍头,傻里傻气地说:“让我想一想,叫什么来着?咳咳!我这臭记性,啊!想起来了,叫施卫东。在哪儿工作我可不知道,他给我一张名片,我也没看,随手放到哪儿了?我却记不得了。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出租车司机,就慌慌张张地上了他的车,可是他告诉我他不是开出租车的。他说他是和土地打交道的人,不挣工资,从来不买房。萍水相逢我既没猜也没问,所以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回答完毕。”傻弟这幅傻样让大家哭笑不得。

      肖德奎本来以为能问出一个子午卯酉,可是这一问三不知的傻弟回答,使他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然而大家却非常好奇,纷纷猜测施卫东的身份。金雀花说:“常年和土地打交道,不挣工资的人,一定是农民了。”乔丽丽反驳:“不可能!不可能!农民怎么会有私家车?”

      肖德奎说:“那肯定是啃老族了,无所事事,靠老子的血汗活着。傻弟,这样的人千万离他远点。”

      一向谨小慎微的梁立辉压低声音说:“傻弟,你长点心眼吧。这年头骗子多,骗术高,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和花言巧语骗钱骗色。千万别上当受骗,他如果再找你,可千万别搭理。”

      夏丹羽有些生气了,声音突然升高了:“你们这些人是怎么了?中邪了吗?为什么把帮助人的好心人都看成是别有用心的坏人呢?人家大雨天看到我正站在风雨中打不着车,顺路把我送到剧场,我感激还来不及呢,你们怎么这么乱猜呢?这不是好心不得好报吗?”

      屏风那边传来鼓掌声,一个悦耳的男中音从那边传来:“夏小姐说得好!说得好!”风度翩翩的施卫东突然从屏风那边走过来,带着几分嘲讽的口吻说:“诸位先生小姐,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农民、啃老族、骗子。鄙人施卫东,坐不更名站不改姓,我是天马房地产公司的总裁,有幸和大家见面。通报一下姓名,以便以后有上当受骗者好揭发检举。”

      这个风流潇洒,言语犀利、傲气冲天的大帅哥的一番活把在座的几位侃侃而谈的年轻人说得无言以对,尴尬万分。

      夏丹羽急忙上前赔礼道歉:“施大哥您别生气,我的这些哥们儿没见过您,瞎猜的。大家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您别见怪。”

      施卫东脸上的不悦并没有消退,仍然尖酸刻薄旁敲侧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本以为夏小姐是个超凡脱俗的高雅之人,未来的艺术家,可是却不知你还会有这样一群铁哥们。”

      肖德奎听了这番话来气了,压抑不住怒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们的确不是超凡脱俗高雅之人,都是一些涉世未深的毛头孩子,也可以说是一群乌合之众,低俗、无知,浅薄、蹬不了大雅之堂,先生不幸坐在我们邻座,实有得罪。有辱先生尊贵的身份,实在对不起,敬请原谅。”

      快言快语的乔丽丽站前来打圆场:“施先生您大人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见小人怪,都是误会,因为我们没见过,所以就瞎猜一通。现在见到了您,我们才知道您是一位很有教养、很有品味、很有风度的儒雅人士。多有得罪,对不起,我代表我这些有口无心的朋友们向您道歉。”说着站起来向施卫东深深鞠一躬。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耍戏人,大家引俊不禁。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