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神秘的鬼楼【第十七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施卫东为了表现自己的宽宏大量,给个台阶也就下来啦,他微微一笑:“这位小姐不必如此,这种道歉折煞我也。其实不知者不为怪。我们素不相识,萍水相逢,也难怪相互误解,现在说开了也就一笑而过,不打不相识。其实我对你们这群未来的艺术家们还是很尊重的。我看过你们的演出。这位把我当成骗子的大帅哥的小提琴《梁祝》使我倾倒,演技的高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夏丹羽急忙走到施卫东跟前,拿过一个空杯子,斟满了酒,恭恭敬敬地递给施卫东,喜笑颜开地说:“请施先生赏光,喝了这杯酒。一是表示我对您的谢意,二是我替大家对您的误解道歉。”肖德奎目光犀利地盯着夏丹羽,好像对她发出不要过于殷勤的警告,而夏丹羽却没有领会他的用意。仍然把酒杯举到施卫东跟前劝他喝了这杯酒。

      施卫东阴阳怪气地说:“看在丹羽的面子上,我就喝了这杯酒。不过我只接受你的谢意,却不能接受你的道歉,因为你并没有说我的坏话。”

      此时此刻梁立辉招架不住了站起来,举着杯,诚恳地说:“看来应该道歉的是我,我因为没见到施先生,所以对您有所误解,现在看到您仪表堂堂、言语不俗,知道您是一位高贵儒雅的成功男士,所以我诚恳地向您道歉,请喝了这杯酒吧!”金雀花也站起来道歉。只有肖德奎没有动一动,他的内心世界只有刘克明清楚,因为刘克明和他的关系最好,他对夏丹羽的态度,刘克明早已判断出那是暗恋,所以他把这位不速之客看成是假象情敌就不不足为怪了。

      施卫东是场面上的人物,多年来在商场上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应酬本领,对付这群尚未走到社会的毛头孩子们,根本没放在眼里,应酬几句,打打圆场也就过去了。他今天听到屏风这边的高谈阔论,发现夏丹羽就在这里,他喜出望外,不顾那边客人的劝阻,几次三番要过来,其实不是为了找茬打仗,而是借机见见让他朝思暮想的夏丹羽。

      这个身边美女如云的房地产大亨,自从见到与众不同的夏丹羽之后,就一直想入非非,盘算着如何接近这个白璧无瑕的少女,这天他和几位客户来到这里,也是没找到包房,屈就在一楼大厅。没想到让他再次邂逅夏丹羽,他暗暗思忖这就是天意,绝对不能错过。

      施卫东表现出一副宽宏大量的君子风度,和这群年轻人寒暄了一阵便告辞了。临走留了一段双关语:“不打不相识,今天我与大家就是好朋友了,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不过我今后不管我请到谁,可千万给我个面子。朋友们,后会有期,那边还有客人,我先过去了。”

      施卫东走了,大家低声评论这个不期而遇的与众不同的人,只有肖德奎默默不语。

      而夏丹羽却非常兴奋,因为施卫东的出场,证实了她遇到的是好人,不是农民、不是啃老族、不是骗子。

      十八、奇缘

      夏丹羽回到家里之后,天天等民乐团的消息,可是一晃过去20天了,还是没有准信,她整天处在心急如焚的状态之中,甚至都无心练琴了。

      一天清晨,她突然接到施卫东的电话,她感到非常意外,萍水相逢,两次偶遇,没有深交,突然来电话,夏丹羽不知这位大帅哥有什么事?她迫不及待地想弄明白施卫东来电话的用意。可是施卫东拐弯抹角,嘘寒问暖,就是不表明到底有什么事。聊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今天我想求你办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这个忙?”

      夏丹羽是个爽快之人,也没问什么事就急忙表态:“上次您送我去剧场,解决我的燃眉之急,我一时找不到机会报答您,不管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您说,需要我干什么?敬请吩咐。”

      施卫东说:“我老爸今天60大寿,今天晚上,在帝豪大酒楼办一个生日宴会,我想请你弹琵琶助兴。不知你是否愿意?”

      “原来是弹琴呀!我愿意,我非常愿意为老人家生日助兴。”夏丹羽爽快地答应了,她银铃般的声音使施卫东心旌激荡。

      “太好了!今天晚上6点钟准时开始,我5点半去接你,你告诉我你家在哪?”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我知道帝豪大酒楼的地址。”

      “不不,你等我,我接你,告诉我你家在哪儿?”“我家在桓远大街南二胡同124号。刚刚下过雨,胡同很不好进,您就在胡同口接我吧!我在胡同口景园超市门前等您。”

      “好吧!不见不散!”“OK!不见不散!”

      夏丹羽一听让她去弹琵琶,就分外高兴,也不管到底会有多少观众?她都不在乎。

      自从离校后,她一直盼望有演出机会,所以给施卫东老爸生日助兴她一口答应,而且拿起多日不练的琵琶,弹了起来。下午3点钟她就开始翻箱倒柜找衣服,因为不管大小也算是个演出,这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精心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穿上她最喜欢的一件非常时尚的天蓝色连衣裙,用一条非常漂亮的橘红色小纱巾在马尾辫上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戴上一条珍珠项链,穿上一双半高跟白色凉皮鞋。自己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感到非常满意。

      丹羽给妈妈留个小条:

      “妈妈:我今晚有个演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不要等我。饭我已经做好了,您自己吃吧!

      您的小猫咪”

      夏丹羽一看表快到5点20了,就背上琵琶,急急忙忙走出家门。刚到胡同口,就见到施卫东站在车前等她。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出来晚了,让您久等了。”

      施卫东笑着说:“不是你晚了,而是我早来半个小时。”“这么说您来快半个小时了?”

      施卫东说:“我这个人的做事原则就是宁早不晚,无论做什么事,都必须抢在时间前面。”他绅士风度十足地打开车门,请夏丹羽上车。

      一路上俩人有说有笑,非常开心。施卫东说:“我爸爸60大寿,文化厅和省委宣传部来的客人都是我爸爸的好朋友。我想让他们认识认识你这个文艺奇才,也许今后对你工作、重用、提升会有帮助。”

      夏丹羽听到后非常感动,兴奋地说:“谢谢您,施大哥,您给我创造这么好的机会,我感激不尽,没齿难忘。”

      “小丫头,你可真会说话,说得我心花怒放。说实在的,我这个人非常认才、爱才。凡是有才华的人我都愿意帮助他们,让他们有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对你这个‘宝贝琵琶’,我更觉得应该帮助您大展才华。让你这颗隐藏在民间的宝珠早见天日。”

      施卫东以一副伯乐的姿态在间接炫耀自己的能量。

      夏丹羽连说:“谢谢!谢谢!”她现在已经把施卫东看做无所不能的大好人、慧眼识珠的伯乐,对他无形中产生一种敬意。

      到酒店之后,夏丹羽看到这豪华的装修和举止不凡的宾客,就知道这的确是个高档次的生日宴会,所以感到格外拘谨。

      施卫东进到酒店之后,就应接不暇,忙得无暇照顾夏丹羽。夏丹羽在乐队后面找了一个空座悄悄地坐下来,静等主办者安排。

      生日庆典开始了,主持人是省电视台的名嘴,给副厅长主持生日宴会,他感到格外荣幸,所以分外卖力,尽情发挥,大显嘴上的超级功夫。

      各项仪式顺理成章地完毕之后,演出开始了,没想到第一个节目就是夏丹羽的《欢乐日子》。她发挥得淋漓尽致,创造了一种特殊的欢乐气氛,赢得了一阵阵的掌声。返场又弹了一曲《金蛇狂舞》。

      这些文学艺术界的领导们,对这个漂亮的女孩赞不绝口,他们都以为是从那个文艺团体请来的成手。

      施卫东拿过主持人的话筒,激动地说:“刚才这位演奏者,是聪慧艺术学院音乐系今年毕业的高材生,是琵琶大师木子先生的嫡传弟子,外号宝贝琵琶。”台下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施卫东的老爸施副厅长站起来向夏丹羽致谢。夏丹羽有点受宠若惊。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