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神秘的鬼楼【第十八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夏丹羽非常有礼貌的向各位老前辈鞠躬致谢,不卑不亢,恰到好处,施卫东感到夏丹羽为他老爸的生日宴会曾添了亮丽的色彩,也为进一步接触这漂亮的女孩找到了最佳途径。

      所以他把夏丹羽领到主桌为寿星敬酒。目的是为了给他老爸留下一个深刻印象。这位刚进花甲的老人对这个演技精湛的女孩的确有好感,顺便寒暄几句,以表礼贤下士。

      宴会结束之后,施卫东处理完有关事情之后,主动把夏丹羽送回家。一路上,施卫东用尽最美好的词语赞美夏丹羽的琴艺和容貌,并且告诉夏丹羽,他爸爸那些老朋友,尤其是文艺界的部下都对夏丹羽赞口不绝,而且他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一定会通过他爸爸的关系,给丹羽解决工作问题。

      夏丹羽听了心花怒放,感到自己遇到了贵人。回家之后,把自己的见闻和机遇告诉给妈妈。

      夏丹羽从小丧父,这对可怜的母女,多年来艰难度日相依为命。现在可算盼到了丹羽毕业,找工作便成了母女心头的大事,听到有人主动提出帮忙,当然母女俩极其高兴。

      丹羽妈妈是小学老师,工资不多,丹羽在艺术学院花费也很大。可是她从来不和同学攀比,在吃穿用方面都是非常节俭的。现在毕业了,一心找到工作,减轻妈妈的负担。所以听到施卫东主动帮助解决工作问题,娘俩乐得合不拢嘴,妈妈嘱咐丹羽,不要和恩人失掉联系。所以丹羽总是想方设法找到借口给施卫东打电话、发短信。这是施卫东求之不得的。因此两人交流更加频繁。

      一个周日的上午,施卫东给夏丹羽打电话,说有好消息告诉她,让她在家等他,他来接她……夏丹羽听了欣喜若狂,马上告诉妈妈:“恩人来电话,要见我,肯定是工作问题。”

      妈妈听了也非常高兴,急忙帮助丹羽找衣服,她说:“你穿得漂亮点,说不定领你去见领导。你是搞艺术的,一定给人一个好印象,穿衣打扮必须有品位。”

      丹羽不以为然:“又不是去相亲,何必精心打扮?”妈妈非常认真地说:“这比相亲还重要,这可是决定你命运的大事。”

      母女俩终于达到意见一致,丹羽穿上她最喜欢的那件橘黄色的纱裙。把头发打个发结,用一根丝带轻轻系起一束,让头发在后脑自自然然、蓬蓬松松,虽然没做任何修饰,却充满诱人的热情味道,足以体现女性的性感本色。

      妈妈很满意漂亮女儿这身非常得体的打扮。

      还不到九点钟,施卫东来电话了,他说:“我已经到了,还在上次接你的老地方等你。”

      丹羽高高兴兴地和妈妈拜拜,匆匆忙忙走出家门。刚刚出了胡同口,就看到施卫东站在车前向她凝望。

      这天施卫东好像也精心打扮了,一身非常时尚高档的休闲装,显得更加风流倜傥。他满面笑容的迎上前去,紧紧地拉住丹羽的手说:“你今天真漂亮! ”

      丹羽有点害羞,天真的问道:“我以前很丑吗?”施卫东亲昵地拍怕她的肩:“小丫头,真会钻空子。你是举世无双的小美人,不过今天比我前几次见到的你更美了。”紧接着施卫东又用很多美丽的词语来形容夏丹羽的美。

      夏丹羽已经感受到了施卫东夸女孩的本领的确高人一筹,所以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立即转到正题上:“施大哥,我工作的事有好消息了吧?”

      “我今天见你就是为了这事,我爸爸找了厅里的有关干部,谈了你的问题。虽然民乐团是超编单位,可是把你做为特殊人才层层上报,现在批文已经下来了,明天你就到团里去报到。”

      夏丹羽乐得跳起来,她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拉着施卫东的手说:谢谢你,施大哥!我妈说得真对:‘有天大的本领,不如有一个能通天的贵人。’如不是你帮忙,民乐团这个超编单位,我就是把脑袋削尖了也进不去。

      夏丹羽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进了省民乐团。之后没出半年,就和施卫东结婚,住进了玫瑰园别墅。

      十九、原形

      结婚后施卫东原形毕露,在外面花天酒地,挥霍无度,吃喝嫖赌为所欲为,经常几天几夜不回家。后来便和车模华丽丽姊妹勾搭成奸,长期包养小三、小四。

      夏丹羽一直以为他工作忙,从来不怀疑他。照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伺候他。可是施卫东却变本加厉,对夏丹羽实施家暴,从开始时的呵斥,慢慢升级为破口大骂,后来竟然找茬打人。夏丹羽从来不敢过问他多日不回家的原因,一旦忍不住问了一句,便会遭到一阵拳打脚踢。夏丹羽身上的伤一茬接着一茬,令人目不忍睹。柔弱的夏丹羽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老理,从来不对任何人讲,甚至自己的妈妈都不告诉。

      2008年7月的一天夜里发生一件意想不到的怪事,使夏丹羽的生命危在旦夕。

      那天,多日不回家的施卫东,突然慌慌张张地自己开车回来了。紧接着他爸爸施明吉也来到玫瑰园别墅。下车时,司机莫方虎从后备箱里扛出一个大旅行袋,三个人急急忙忙上了三楼,进了书房。不大一会儿,莫方虎自己开车走了。仆人要伺候他们父子俩吃晚饭,可是他们说在外面吃过了。施卫东回到他的卧室和夏丹羽连招呼都没打,把外衣脱下来挂到衣架上就匆匆忙忙上楼了。

      夏丹羽半夜起来去卫生间,一看施卫东还没回来,看到他的外套还在衣挂上,怕他夜里冷,就拿着外套上了楼。因为施卫东不常回家,即使回来也借故有事,到书房一呆就是好几个钟头。她上楼后,一看书房的门虚掩着,露出一丝光亮,她刚刚把门推开,就看到写字台和沙发上都是钱,当时就把她吓懵了,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把父子二人吓了一跳。

      施卫东一看夏丹羽半夜闯进书房,看到他家的秘密,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来,把夏丹羽一顿暴打。不管夏丹羽怎么解释,他都不住手。施卫东震怒了,他说:“从现在起,你就是瞎子、你就是哑巴,如果你把你现在看到的说出去,我立即挖掉你的双眼,割掉你的舌头!”

      施卫东的老爹也摘下他那一贯慈祥的假面具,低声喝道:“还不快滚!”

      夏丹羽心惊胆战地回到卧室,整整哭到天亮,她知道这个发现会使她丧命的。她更担心的是施卫东会借故挖掉她的双眼或者割断她的舌头。因为夏丹羽早已领教过施卫东的凶残和狠毒。

      夏丹羽从此以后被软禁了,施卫东不让她走出别墅一步,不让她上班排练、不让她参加演出,把她的手机没收了,电脑搬走了,更不让她回妈家,而且竟然要求夏丹羽辞职。

      夏丹羽唯一可以宣泄自己愤懑的方法就是写日记,她在日记里尽情倾泻自己满腔的苦恼和忧伤。她万分悔恨自己有眼无珠选错了丈夫。

      施卫东要亲手扼杀夏丹羽的艺术生命,对酷爱艺术的高才生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晴天霹雳。夏丹羽据理争辩,结果却遭到施卫东的一次次毒打。夏丹羽到底忍无可忍了,提出离婚,施卫东坚决不答应,不是因为他爱她,而是因为她已经知道他家的底细,一旦泄露出去,他和他的老爹都会蹲监狱,甚至会掉脑袋。还有一个理由是怕夏丹羽离婚分去他一半家产。

      已经转到交通厅任副厅长之职的施卫东的老爸施明吉主管省内多条公路和高架桥的修筑工作,好多工程队都看中这些捞钱的大工程,所以他们都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地托人寻找后门。而真正的筑路财神就是施明吉。他们花费血本贿赂这个贪得无厌的高官,结果有几个有实力的大工程公司中标。两年之内,施明吉共收受贿赂4500万。这笔巨款,他们不敢往银行存,施卫东和他老爹决定装进瓷坛用蜡封好,然后埋在玫瑰园。

      那天深夜施明吉和施卫东在三楼书房数钱,往瓷坛装,忘记把门反锁了,被夏丹羽撞见了。

      当施明吉和施卫东父子俩把装钱瓷坛埋在玫瑰园后,又被花匠发现。施卫东在他老爹的授意下在饭里下毒,毒死了花匠。当天深夜,施卫东和莫方虎把花匠抬下楼要埋在玫瑰园时,又被夏丹羽撞见。这就给夏丹羽带来了杀身之祸。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