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午夜守灵人【第一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摘要:大厅空着一口棺材,棺材面前放着三盘供品。他咽了口唾沫,疯狂地扑了过去,然后将盘子里的东西快速塞进嘴里。

      楔子

      夜色越来越暗,最后的光亮也躲进了云层里面。

      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整个人几乎要瘫软到了地上。但是看到眼前不远处那一丝灯光,他身体里的能量又一次聚集了起来,继续向前走去。

      终于,他来到了灯光面前。

      灯光是从一座宅院透射出来的,孤零零的宅院,坐落在深山之中,仿佛一座孤独的坟孑。

      他踉跄着来到宅院的门前,用力敲了起来。门开了,他一头栽了进去。院内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

      大厅空着一口棺材,棺材面前放着三盘供品。他咽了口唾沫,疯狂地扑了过去,然后将盘子里的东西快速塞进嘴里。

      空寂的大厅,只有他咀嚼的声响。

      “当啷”,有东西掉到了地上。他停住了咀嚼,回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盖子,饭盒打翻在地上,女人身体哆嗦着看着他身后,满眼恐惧。

      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慢慢扭过了头。迎面,看到一双目光。一个穿着寿衣的老人,坐在棺材里,目光凌厉地盯着他。

      “你为什么吃我的东西?”老人说话了。身后的女人惊叫着跑了出去。

      他惊呆了。

      “既然想吃,就多吃点儿吧。”老人从棺材里站了起来,然后拿起盘子上的一个苹果递给了他。

      他往后退了两步,身体一下瘫到了地上……

      1.遗嘱

      走了半个小时山路,周远总算来到了赵家祖宅。这座建立在平翠山半山腰上的老宅,据说是赵家祖上的遗产,即使现在拥有了亿万资产,赵德培依然会每年初秋回来祭祖。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次祭祖却得急病身亡。

      宅院门口停了三辆豪车,如此看来,赵德培的三个子女已经来了。守在门口的管家丁铁一眼认出了周远,立刻迎了过来。

      对于此刻来到赵家的尴尬,周远早已经料到。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刚走进大厅,便遭到了赵德培小儿子赵子良的质疑。

      “周先生是先生生前特意邀请的,邓律师很清楚。”丁铁帮忙解围。

      “对,赵先生特别交代,如果没有周先生在场,遗嘱不能成立。”站在一边的律师邓明浩点头说道。

      “既然是父亲的意思,那周先生,请进吧。”沉稳冷静的赵家长子赵子峰微微冲着周远点了点头。

      按照赵德培的要求,所有人都已经到齐。周远简单扫视了一眼,坐在棺材旁边的是赵德培的第二任太太林素梅,然后依次坐过来的是赵德培的长子赵子峰、儿媳莫雯雯、孙子赵兴波。赵子峰的对面是赵德培的次女赵安琪和小儿子赵子良。

      德培集团的律师邓明浩站在一边,对面是赵家的保姆杜琳和管家丁铁。对于赵德培的遗嘱,所有人都不知情。遗嘱一直握在邓明浩的手里,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赵德培在立遗嘱的时候竟然增加了一个条件,所有有份遗嘱的人必须在赵家祖宅为他守灵七天,如果谁在中途离开,立刻取消遗嘱身份。

      “父亲怎么会有这样的条件,难道他不知道我从小最害怕在这里过夜?”赵安琪第一个开始抱怨。

      “害怕就走呗。”赵子良嘟囔着说道。

      “子良,你胡说什么?”对面的林素梅训了他一句。

      周远知道,赵子良是林素梅所生,他和赵子峰、赵安琪是同父异母,但是因为有林素梅的宠爱,所以性情乖张。

      “我只是负责宣读赵先生的遗嘱,这些都有洋细的法律文书备案,我也会严格按照赵先生的要求来做。所以希望各位能够遵循赵先生的遗愿,帮他守灵七日。这几日,宅院已经备足了所需物品,为了让大家能够安心守灵,我会让人将各位的汽车开走。如果有不愿意的,可以提出来二”邓明浩继续说道。

      大厅空寂,无人说话。

      “那好,有事大家可以电话联系。”邓明浩说着微微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邓律师,我能问—下吗?”突然,儿媳奠雯雯说话了。

      邓明浩点点头。

      “周先生在这里的作用是?”莫雯雯把目光聚到了周远身上。

      “我是医生。怕大家身体不适,所以来了”周远顿了顿,说道。

      “哦,那谢谢周先生了,内子是医学博士,足可以保障我们的医疗安全。不如周先生和邓律师一起离开,等到宣布遗嘱的时候再来吧。”赵子峰接口说话了。

      “不,周先生不能离开,他必须在这里。这是赵先生特意吩咐的,如果他离开了´遗嘱不能公开。”邓律师摆了摆手道。

      “这是为何?父亲只是说要他在场,并没有要他跟我们一起守灵吧。”赵子良问道。

      “是,只是……”邓明浩看了周远一眼,欲言又止。

      “好吧,其实我不是医生,我是一名术士,也就是人们说的抓鬼先生。不好意思,我也是受赵老先生所托,希望大家别介意。”周远讲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2.失踪

      阴森老宅,九人一尸。周远的身份被揭穿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除了四岁的赵兴波,其他人都知道术士的意思。一直以来赵德培都是很讲究风水的人,尤其是对于赵家祖宅的一些安排,都保留了很多讲究。

      如今他在死后,竟然还找了一个术士来陪儿女们一起守灵,这让从不信鬼神之说的儿媳莫雯雯都有些忐忑。

      丁铁和杜琳早已经收拾好房间,按照赵德培生前的要求,第一晚守灵的是长子赵子峰和儿媳莫雯雯。

      其他人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周远作为特殊的客人,住在了一楼的偏房,对面便是管家丁铁和保姆杜琳的房间。赵子良和赵安琪的房间则安排在二楼。

      晚饭还算丰盛,但是每个人都各怀心事,食之无味。倒是赵兴波童心无忌,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饭,赵子良和赵安琪早早上二楼休息,杜琳带着赵兴波离开了。偌大的大厅,只剩下赵子峰夫妇。虽然灯火通明,但是看着父亲的尸体,赵子峰还是有些不适。

      “人死如灯灭,不用害怕的。”莫雯雯看出了丈夫的恐惧,握住了他的手。

      “其实你不知道这个宅子的来历。”赵子峰嚅嗫着说话了。

      每个老宅都有一个故事,如同一个垂暮的老人。但是赵家老宅的来历却鲜有人知,赵子峰也是在无意中发现老宅的秘密的。

      老宅建于明末清初,当时是赵家一名先祖利用官场关系,将整个平翠山买下来,可惜当时战乱不断,宅子盖好不久,那名先祖便被官府带走。

      后来老宅被一名外地商人买走,入住的那天,商人请了很多朋友,包括一些官员,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所有参加宴请的人全部离奇死在了宅子里。

      这一起离奇的案子,震惊了朝廷,为了查案,朝廷派了三名钦差,但是查了半年,一点线索都没有。无奈之下,只好草草结案。

      老宅成了凶宅,传说越来越玄乎。渐渐的,没有人敢靠近它。

      一直到民国时期,一个军阀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老宅里有宝藏,于是带着一行军队入住老宅,半个月后,军阀没有找到宝藏,但是随行的家人却接二连三出事,最后也是落荒而逃。

      赵德培是在二十年前将老宅买回来的,当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商人。也许这本是赵家的东西,赵德培买回来后一直相安无事。随着赵德培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也通过人脉关系将老宅的历史悄悄抹去。

      “真的这么邪门?”莫雯雯听完老公的讲述,心里有些发毛。

      “其实我觉得历史上那些事都是巧合,也可能是赵家先祖做的,当初建立宅子的那个先祖是被人冤枉的。这事我问过父亲,但他只是说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赵子峰说。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打开门,赵子峰看见杜琳一脸焦急地站在外面:“小波不见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