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7

    午夜守灵人【第二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3.童眼

      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

      老宅就这么大,他们已经将各个角落都找了一个遍,可是却怎么也没找到赵兴波。

      “怎么会找不到呢?下山的路又没车,他一个小孩子怎么能跑不见。”莫雯雯急得哭了起来。

      “要不要报警?”赵安琪说着拿起了手机,然后才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周远说话了:“小孩子就在这里,他还小,可能看到了什么东西。”

      周远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我也听说过,童眼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杜琳说着看了一眼大厅里的棺材。

      所有的地方都找了,就剩下一个地方——赵德培的棺材。赵子良缩了缩脖子:“别胡扯。”

      周远往前走了两步,旁边的赵子峰一下子拉住了他。“看看也无妨。”周远的话刚说完,棺材里突然传来一下撞击的声音。

      其他人都吓了_一大跳,尤其是杜琳和赵安琪。赵子峰松开了周远,惊愕地看着前面的棺材。

      周远走过去,一把推开了棺�母亲印9撞睦铮孕瞬ㄗ谡缘屡嗟呐员撸街谎劬Υ糁偷乜醋磐饷妗�

      “你,你怎么在这里?”赵子峰想要把他从棺材里抱起来,却发现赵兴波的一只手竟然被赵德培抓着。

      爷爷说要玩捉迷藏。”赵兴波清脆地说道。

      “爸,你要干什么呀!”赵子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旁边的莫雯雯哭了起来。

      一直铁青着脸的林素梅也哭了起来,旁边的赵子良慌忙扶住了她。

      周远看了看棺材里的赵德培,嘴里念叨了一句话,赵德培的手顿时松开了。然后,周远将赵兴波从棺材里抱了出来。

      棺材重新被盖上了。

      每个人都惊魂未定地坐在大厅。尤其是赵安琪,浑身微微颤抖,紧靠在莫雯雯的旁边。

      “你们都回去吧,今晚我在这儿守灵。”林素梅打破了沉默。

      “妈。”赵子良拉了她—下。

      “梅姨,今天晚上还是我来吧。毕竟我是长子。”赵子峰跟着说话了。

      “你看好小波吧,明天开始你们几个子女轮流守灵。”林素梅不容反驳地说道。

      其他人看此情况,也不再说什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周远没有回去,他跟着赵子峰来到了他们的房间。

      赵兴波还沉浸在刚才的疑惑中,以为只是捉迷藏,没想到却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周远又问了一遍事情的始末。这一次赵兴波说的内容多了点。

      原来吃过饭的赵兴波在杜琳的房间玩球,结果那个球滚到了门外,他去捡,然后看到了爷爷站在外面向他挥手,于是便跟了过去。后来爷爷跟他说,要不要一起玩捉迷藏,他点头,接着他便跟爷爷一起钻进了棺材里。 听完赵兴波的话,周远若有所思地离开了。赵子峰想说什么,却被莫雯雯拉住了。

      随手关上身后的门,周远并没有走远,隐约从门缝里传来莫雯雯的说话声。

      “这事真邪门了,小波手上还有一个手链,这不是当初你妈的遗物吗?”

      “嘘,小声点,我也看到了。”

      “这算哪门子事啊,不行我们走吧。”

      “我是长子,家里的遗产不要了?我看这事有问题。”

      赵兴波手上的手链周远也看到了,林素梅之所以坚持要守灵,恐怕也是看到那个手链了。赵德培的第一任妻子叫刘婉,她也是赵子峰和赵安琪的生母,不过已经死去多年了。她的遗物怎么会出现在赵兴波的身上?

      周远感觉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坟墓里的人

      大厅里,林素梅一个人坐在那里。惨白的灯照在棺材上,泛出鬼魅般的光泽。周远走了过去,坐到了她对面。

      没有人说话。棺材面前的铜盆里,纸钱已经燃烧过半,偶尔有灰吹起,再落下。

      “周先生什么时候认识拙夫的?”突然,林素梅说话了。

      “哦,有一些日子了。”周远说。

      “能到这个宅子里的人,都不是外人。”林素梅的话逼得很紧。

      “呵呵,其实我不是什么抓鬼先生,我是一个侦探。”周远重新拿起一叠纸钱扔到了铜盆里。

      暗火很快将纸钱引着,火光大了起来,对面林素梅的脸显得阴晴不定。

      “不知道周先生你来这里要调查什么?”林素梅又说话了。

      “呵呵,赵太太多虑了,或者说,赵先生可能是怕有事发生吧。你看小波的事,不是让大家挺意外的,尤其是他手上的那个手链。”周远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了棺材旁边。

      棺材是上等楠木做的,价格不菲,虽然棺材盖得很严,但是盖子上面却是密密麻麻的小孔,周远甚至能感觉到盖子下面躺着的赵德培。

      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管家丁铁跑了进来:“不好了!后院刘太太的坟,好像被人动过。”

      “什么?”

      所有人都被惊动了,大家一起向后院走去。

      这似乎是一个注定不安宁的夜晚。周远跟着他们刚到后院,天空响了个炸雷,风也有些大了。

      刘太太的坟墓是单独在后院的,修葺得也算豪华。丁铁说的问题其实很明显,在墓碑后面的埋棺处,被人刨开了,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棺材面。

      “这是谁干的?”赵子峰大声叫着。

      赵安琪也是很生气,跟着哥哥大声咒骂着。

      “怎么发现的?”周远问了下丁铁。

      丁铁简单说了下情况。

      刚才所有人都离开后,丁铁去外面关住了大门,然后又到后院关门,却看见有灯光亮着。要知道后院除了一些树木,就是刘太太的坟墓,怎么会有灯光?

      丁铁为了安全起见,便喊上杜琳一起走过去看了一下,结果看到是一个微型手电筒发的光,刘太太的坟墓似乎被人刨开了。

      于是他立刻让杜琳去告诉赵子峰,然后自己来找林素梅。

      “你们看。”突然,赵子良指着前面一块空地,尖声叫了起来。

      周远顺眼望去,那块空地卜竟然有一摊血迹,并且可以看出来还是新鲜的。

      “怎么会有血?”

      大家都愣住了,不约而同地望向了眼前的棺材。想起刚才小波的事,每个人的心都忐忑不安。

      “会不会里面也有其他人?”赵子良小声说了一句。

      赵子峰瞪了他一眼。

      周远蹲下了身,摸了摸棺材上的土,的确,那些土是刚翻出来不久的。他又摸了摸棺材盖子,竟然是活的。他一用力,将棺材盖子错开了一条缝。 “你干什么?”赵子峰用力拉了他一下,结果周远没松手,棺材盖子又被拉开—卜些,里面躺着一个人,清晰地对着他们。

      看到那个人,所有人都傻了。

      里面的人竟然是邓律师。

      5.迷雾重重

      天空响了,个炸雷,大雨将至。赵子峰摇了摇头,放下了电话。很显然,还是没有信号。

      周远弹着手指头,他似乎鼓足了勇气,站了起来:“我想,我想说一件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他身上。“其实,赵先生并没有死。”周远说话了。

      “你说什么?”林素梅—下子站了起来。

      “邓律师现在死了,我想应该是出事了。”周远看了—下旁边的丁铁和杜琳,“事实上,赵先生之前确实身体发生了_一些事情,进入了假死状态,但是后来又恢复了过来。但是死讯已经发了出去,所以才没有对外说。这些事情,丁铁和杜琳可以作证。”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