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午夜守灵人【第三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丁铁,到底怎么回事?”赵子峰大声喊道。

      “是,是赵先生吩咐的,我们,我们才……”丁铁和杜琳低声说道。

      “其实赵先生是想看看自己如果真的死了,子女们会是什么反应。不过现在邓律师死了,我觉得还是让赵先生亲自给大家说吧。”周远说着,向前面的棺材走去。

      原来赵德培并没有死,那看来刚才赵兴波说是爷爷叫他,应该也是赵德培做的。但是所有人都不明白,赵德培究竟要做什么?

      棺材盖子被推开了。

      “赵先生,邓律师死了,事情有些变化。我已经告诉了他们事情的真相。”周远对躺在棺材里的赵德培说道。

      赵德培躺在里面,寂然不动。丁铁走了过去:“赵先生,起来吧。”

      赵德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周远和丁铁对视了一眼,伸手拉了—下棺材里的赵德培,却发现棺材下面竟然有殷红的血迹。

      他们一惊,立刻翻了_—下赵德培的身体,只见在赵德培的后心处插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这个时候,大雨倾盆而下,似乎要将整个地面填平。

      宅子里,阴霾不断。

      周远已经说了很多遍,他是在一次旅游迷路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的。当时饿昏了,进来拿起东西就吃,结果看到棺材里的赵德培站了起来,并且劝他多吃东西。

      他当时也吓傻了,不过赵德培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后,周远便明白了。也正因为这样,赵德培才让周远帮他演这一场戏。

      但是现在,邓律师和赵德培竟然死了。并且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是被人谋杀

      外面大雨倾盆,所有交通工具都不在。电话信号也没用,可以断定,杀死邓律师和赵德培的人就在这里。

      “也许,就是我们其中的某个人。”周远环视着眼前的每一个人。

      一直阴沉着脸的林素梅说话了:“邓律师在刘婉的坟墓里,那么刘婉的尸体去哪儿了?”

      林素梅的话像一个炸雷,—下子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对啊,刘太太去世之前坚持要求土葬的,刚才棺材里只有邓律师,并没有看到刘太太的尸骸。”杜琳惊叫了起来。

      “我看这个事肯定是有人在搞鬼。你到底是什么人?除了你,其他人都和赵家有关系,我怀疑你是不是和邓律师一伙的,然后杀死了他。”赵子良把矛头对准了周远。

      “为什么?我有什么好处?如果我和邓律师一伙,那么赵先生的遗书上也该有我一份吧?”周远质问道。

      “好了,我们都不要吵了,现在外面雨这么大,有什么事等明天吧。明天我的助理会给我送这个月的报表,到时候我们让警察来查吧。”赵子峰说话了。

      6.深夜鬼影

      夜难眠,恐惧在房间里蔓延,像是无形的潮水,慢慢逼近,一点一点侵蚀平静的内心。

      周远靠在床上,低头沉思。

      那一次的远行,差点儿让他命丧荒山。当时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刚好看见了假死复活的赵德培。

      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赵德培并没有后福,相反却被人害死了。

      凶手是谁呢?

      这家里的每一个人,周远都曾经听赵德培说过。因为每个人都有让赵德培疑惑和不安的地方,所以他才会决定借着已死的消息演一场戏。

      林素梅虽然是赵德培的续弦,可赵德培一直觉得他和林素梅之间有一些鸿沟。他猜不透林素梅的内心有什么秘密。

      同样,作为长子的赵子峰,因为生母刘婉的死,也性情大变。

      而赵德培和林素梅结婚后,赵子峰和赵安琪几乎再也没有亲近过他。看似人丁兴旺的赵家,其实各怀心事,一盘散沙。

      周远拿起手机,试着拨号,但是依然没有信号。

      窗外,阴沉沉的,像是一张将死的脸。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有人在拖着脚步走路,时而轻,时而重,就像是有人故意一深一浅地走着一样。

      周远一骨碌从床上下来,走到门边,侧耳细听。那个声音就在门外。周远借着猫眼望了出去,门外一个女人背对着他,慢慢转身离去。

      周远拉开门刚想说话,却看见地上有一个白色的纸盒。他愣了下,将纸盒子捡了起来。

      回到屋里,他打开了纸盒。盒子里是一个金色的凤钗,价值不菲。

      周远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风钗,灯光下,凤钗闪着明亮的光泽。凤钗旁边还有一张淡黄色的纸笺,上面工整地写了两个字:绿娘。

      忽然,门外有人在喊:“周先生。”周远站起来打开门,发现赵子峰在外面。

      他刚想说什么,赵子峰的眼睛却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凤钗,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周远似乎感觉出了什么,刚想问,赵子峰却走过去,一把抓住凤钗,死死地盯着它。

      “你干什么?”周远走过去问他。

      “这是从哪来的?”赵子峰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刚才有个人放到我门口的,也不知道是谁的。”周远说道。

      “难道是真的,这不可能,不可能啊!”赵子峰连连说着,额头上竟然沁出了一层密实的冷汗。

      7 传说

      民国十六年,军阀横行。当时的洛城被一个叫胡图的军阀占据。

      来到洛城的胡图将整个城市封死,外面的人只许进,不许出,由于洛城易守难攻,让很多对洛城觊觎的外阀军队望而却步。

      这个胡图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听戏,尤其是越剧。他的副官费劲力气,找到一个三尺侏儒,他说可以让胡图听神仙唱戏。不过必须离开洛城,去平翠山下的一个宅子里。

      当天夜里,胡图带了几名贴身兄弟跟着侏儒走了。他们来到的地方就是赵家老宅。

      侏儒带着胡图几个人藏到宅子的后院,天黑没多久,便听见对面的房子里有人开始唱戏。

      最开始是一个女的,再后来有男女对唱,咿咿呀呀的,字正腔圆,曲调绕梁。借着月光,还能看见人影在里面晃动。

      胡图听着就入迷了,然后带人冲了出去。可是刚走到门口,里面的人影就没了,声音也戛然而止。

      侏儒跑出来说,这是神仙唱戏,只要人一接近就会消失

      这时候,旁边的副官说,这个宅子不祥,以前死过不少人。

      胡图是个胆大的主,一挥手说:“给我回去带人过来,就是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神仙给我找出来。”

      很快,胡图的队伍来了,他们将整个宅子的各个角落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任何人。

      第二天晚上依旧如此。

      胡图彻底恼怒了,他让人对那个房间挖地三尺。三尺没有挖够,他们便挖出一口小棺材,棺材里有一幅画和一个凤头钗,画上是一个女子,穿着戏服,戴着凤头钗,恍若活人。那个凤头钗和画上的凤头钗一模一样。

      这时候,不知道从房间哪个地方又传来了唱戏声,咿咿呀呀的,像是画上的人开了腔,起了调。一屋子人,浑身颤抖。

      副官胆颤心惊地说,这宅子不吉利啊,下午的时候他问过附近一个村民,说宅子祖上死过不少人,所以_直空着,没人敢进来。

      胡图也觉得邪门,正准备回去的时候,旁边便涌出来一队人,将他们全部歼灭。

      这是赵家宅子祖上口传的一个故事,没有具体依据。后来赵家人说那个侏儒可能是消灭胡图的人找的,所谓的神仙唱戏,可能是在房间某一个地方放了一个留声机,而人影晃动,是利用光影的缘故。

      赵子峰小时候听母亲讲过这个故事,但是母亲讲的故事里,那个被挖出来的画像里的女子叫绿娘,则是明末平翠山附近一带有名的戏子

      所以看到周远手里的凤钗,赵子峰才神色大变。因为这个东西,一直以来都是宅子里的传说,而绿娘的名字则只有赵子峰的母亲刘婉说过。

      8.绿娘索命

      雨又下了起来,越来越大。赵子峰离开后,周远走到了窗边。

      周远此刻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可能赵德培也不知道,他的一个测验,竟然带出了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这个夜晚,每个人都无法入睡。

      一连串的疑问一下一下敲打着周远的脑袋。

      凌晨两点,雨继续下,周远从一场噩梦中惊醒,坐了起来,点了一根烟。刚吸了两口,便听见外面传来了_一声尖叫。他掐灭烟,立刻冲了出去。

      尖叫声是从一楼东边传来的,那是林素梅的房间。

      听见尖叫声的不止周远一个人,丁铁和赵子良也跑了过来。只见林素梅的房间门开着,杜琳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在房间里面,一个人的身体吊在上面,是林素梅!

      只是奇怪的是,林素梅穿着一件绿色的旗袍,嘴唇上还涂着猩红的口红,因为上吊的缘故,整个舌头从嘴里挤出来,配上血红的口红,显得狰狞而恐怖。

      “妈。”赵子良疯了一样冲过去将母亲抱了下来,大哭起来。

      “怎么回事?”丁铁问杜琳。

      “我,我刚才来喊太太守灵,谁知道一直叫人没开门,于是敲门,门却自己开了。然后我看见太太她……”杜琳没有再说下去。

      其他人都赶了过来,看到林素梅的样子,大家也惊呆了。

      痛哭的赵子良似乎摸到了什么,他从林素梅的手里拿出一个东西,周远仔细看了一下,不禁心头大骇,那竟然是一个和之前神秘人送给他的一样的凤钗。

      “这是绿娘索命啊!”一直沉默的赵子峰忽然说话了。

      听到绿娘这个名字,所有人都怔住了。

      “是不是大太太回来了?”杜琳又说了一句话。

      9.暗夜

      莫雯雯摇了摇头,确定林素梅已经死了。赵子良跪在林素梅身边一言不发。

      时间是凌晨两点半。

      外面的雨渐渐小了,但是每个人心里的恐惧却越来越大。

      这个风雨飘摇的古宅里,凶手隐藏在里面,伺机而动。

      所有未知的人都是待宰羔羊,更让人恐惧的是那个隐藏在背后的凶手究竟是人还是鬼?

      “可能我们陷入了一个圈套。”周远第一个说话了,“之前我确实知道赵先生是要做这样一个测试,我是后来接到一个电话说这个测验要开始了,让我来这里。仔细想想,会不会赵先生根本就没有做这个测验,而是凶手事先已经布置好了这一切呢?”

      “这是什么意思?”丁铁看着周远。

      “比如说赵先生其实一早就已经死了,所谓的赵先生后来被人谋杀只是一个幌子。凶手的目的可能就是要利用这里的环境和一些往事来杀人。”周远的目光逐—从其他人身上掠过。

      “可是小波说是爷爷让他去棺材里的。”赵安琪提出了不同意见。

      “如果小波在说谎呢?”周远的目光定在了赵子峰的身上。

      “你什么意思?我们会拿孩子说谎吗?”莫雯雯生气地喊了起来。

      “只是怀疑,你是医生,对于赵先生的死亡判断也是根据你说的,如果孩子是你们授意的呢?还有,刘太太是赵子峰的亲生母亲。之前有人在我门前放了这把凤钗,赵子峰便赶过来跟我讲了—下绿娘的故事。这一切太过巧合,我不得不怀疑。”周远说着拿出了那把凤钗。

      看到周远手里的凤钗,其他人的脸顿时变了。

      “周先生,你怀疑的很对。但是我大哥绝对不会是凶手,因为他再怎么阴险,也绝对不会拿死去的妈妈来搞事。”赵安琪站到了周远的对面。

      “是的,周先生,你一定搞错了。”丁铁也说话了。

      “但愿我搞错了。不过要不了太久天就亮了’到时候警察来了,相信一切都会有答案的。”周远顿了顿,说道,“我建议天亮之前我们大家呆在一起,第一为了安全,第二也可以洗刷自己的嫌疑。”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