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6

    午夜守灵人【第四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周远的意见没有人反对,除了赵子良要回房间守着林素梅的尸体。

      为了赵子良的安全,大家决定留在林素梅的房间旁边。那个房间本来是丁铁的房间,此刻变成了安全屋。房间不大,莫雯雯和儿子赵兴波坐在床上,赵子峰和赵安琪坐在床边,丁铁和杜琳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周远则坐在门边,手里摆弄着那个凤钗。

      灯光下,每个人的脸都阴晴不定。

      “大太太去世的时候,宅子里来过一个客人。”杜琳突然打破了沉默。

      “什么客人?”赵子峰问。

      “一个很神秘的女人,她当时穿的衣服就是绿旗袍,跟刚才林太太身上那件一样。刚才我没敢说。”杜琳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鬼神之说,纯属胡扯。”周远看了—下杜琳,“过分的猜想只会让我们先人为主,我们还是安心等待天亮吧。丁管家,你帮忙烧点热水,我们喝点茶,免得大家困。”

      丁铁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10.鬼杀

      茶是铁观音,浓郁香醇。

      周远多喝了几杯,浑身泛起了暖意。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母亲的笑容,父亲的怀抱,像是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他陷入了那片温暖中,—发不可收拾,沉沉睡去。

      猛的,周远睁开了眼。

      眼前一片混乱,赵子峰和赵安琪歪倒在床上,莫雯雯和赵兴波也躺在里面,丁铁倒在自己身边,旁边的杜琳则俯身趴在地上。

      剧烈的疼痛在脑子里蔓延,周远感觉嘴干舌苦,他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十分。他的脑中忽然出现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候,赵子峰和其他人也陆续醒了过来,只有杜琳还趴在地上。旁边的丁铁去扶她,却—下子坐到了地上。

      正面朝上的杜琳手里紧紧握着一个手机,一个东西刺进她的心口,鲜血将她的胸口染得通红,那个东西竟然是绿娘的凤钗!

      “啊!”赵安琪看到杜琳的尸体,一下子叫了起来。旁边的莫雯雯慌忙捂住了赵兴波的眼睛。

      周远拿起刚才的茶杯看了一下,抬眼看着丁铁:“茶里有问题。”

      “我,我不知道。”丁铁摇了摇头,“这个茶就是你们刚到这里时喝的,应该没问题的啊!”

      赵安琪哭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不知道是恐惧还是难过。

      “赵子良呢?”周远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里的声音这么响,怎么在隔壁的赵子良却没有任何动静。

      周远的话—下子提醒了其他人,丁铁站起来立刻冲了出去。

      门开了,赵子良侧躺在林素梅的旁边,脑袋耷拉着,身体寂然不动,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风吹进来,林素梅穿的绿旗袍一颤一颤的,似乎是谁在低声地哭泣。

      还没有等大家反应过来,赵安琪的惊叫声又从外面传了进来。

      让赵安琪惊叫的是杜琳手里的手机,上面的视频录像,清晰地录制了她的死亡过程。

      视频可以确定,在茶罩做手脚的是杜琳。画面上显示当所有人都昏迷的时候,杜琳坐了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里面传出了赵子良的惨叫声,然后很快,杜琳又回来了。她把脸对准摄像头,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仿佛是有人拿起那把凤钗,生生地刺进了她的胸口。

      “刘太太,我错了。”

      这是杜琳最后说的话,然后视频停止。

      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赵安琪颤抖着嘴唇,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的。”

      周远不禁走过去扶住了她,想说什么,却被她一把推开:“都是你,你就是个灾星,我不想再看到你。”

      “真的是刘太太啊,真的有鬼啊!”丁铁也彻底瘫到了地上。

      “这世界没有鬼,我们不要被一些东西蒙蔽了眼睛。”周远大声说道。

      “可是,可是手机上的视频……”丁铁颤抖着说。

      “那又怎样?如果有人胁迫杜琳那样做呢?”周远冷笑一下。

      “你什么意思?”赵安琪愣住了。

      “我从不相信鬼神之说,我认为一定是有人在搞鬼。试想—下,赵先生本来只是个测试,但是却真的死了,然后林素梅和赵子良也死了。那么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周远的目光定在了赵子峰的身上。

      “你还在怀疑我老公?我们不会杀人的,杀人是犯罪。”一直沉默的莫雯雯说话了,她站在了赵子峰的身边。

      “我对谁都怀疑,包括死去的人。但是原谅我,实在不能否认赵子峰的嫌疑最大。如果真的是他,或者说是所谓的刘太太,我请求不要再杀人了。如果接下来再有人受伤害,我不会再袖手旁观。”周远的声音愤怒得要燃烧起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赵子峰的眼里也闪出了凶光,“你说得没错,赵子良和林素梅死了,受益最大的是我,但是别忘了,还有一个人。如果接下来出事的人是我呢?你们有什么阴谋?”

      “哥。”赵安琪叫了起来。

      11 惊人的真相

      “你说得没错,出事的人是你的话,受益人当然是安琪了。”丁铁说话了,他站到了赵安琪的前面。

      “你?”赵子峰愣住了。

      “你们都得死。”丁铁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对准了赵子峰一家三口。

      “不,你要做什么?”赵安琪似乎明白了过来,想要去拉丁铁,却被丁铁推到了一边。

      “我不明白,我们都死了,警察来了你怎么解释?”赵子峰冷笑了一下。

      “很好解释,明天我会自首,告诉警察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安琪是唯一一个活着的赵家后人,遗产也将会是她的。这件事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丁铁说道。

      赵子峰盯着丁铁足足有一分钟,谁都没有说话。莫雯雯只是紧紧搂着赵兴波,恐惧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莫非我也要死?”周远忽然说话了。

      “不,你不用死,你只需要告诉警察我所做的一切就行。”丁铁摇了摇头。

      “丁叔,你不能杀哥哥,我不要遗产。”赵安琪走到了赵子峰面前,挡住了他。

      “你让开,这是你应得的,这是我们丁家应得的财产。”丁铁的脸有些扭曲。

      “丁家?”赵子峰拉开了赵安琪,有些疑惑。

      “不如让我来说吧。”周远往前站了站,“如果我猜的不错,赵安琪并不是赵德培的女儿,而是你丁铁的女儿。”

      “什么?”赵安琪惊呆了。

      “嘿嘿,你是不是那天听见我们说话了?”丁铁看着周远诡异地笑了起来。

      “只听了一点点,当时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宅子里,赵先生死而复生,你和杜琳也吓了一跳。后来赵先生说还是要让儿女都过来守灵。

      “我离开的时候,本想跟你告别,却听见你和杜琳窃窃私语,其中有几句话,说是自己的女儿。当时我也没在意,现在我明白了过来,这里除了赵安琪,没有其他人选了。”周远说道。

      “不错,安琪的确是我的女儿。”丁铁点了点头。

      “不可能,安琪是我妹妹。”赵子峰厉声说道。

      “当年的事情其实就是一个错,如果不是那个错,我怎么会在赵家这么多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安琪,你姓丁’你叫丁安琪。”丁铁说着,眼睛红了。

      “这么说人都是你杀的?邓律师、赵德培?”周远问道。

      “不错,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个机会了,为什么要错过?”丁铁往后退了一步,“赵德培该死,如果不是刘婉,我可能早就杀死他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点说清楚。”赵子峰急切地看着他。

      “好,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一切,让你们知道赵德培的真实面目。”丁铁吐了口气,讲了起来。

      三十年前,赵德培还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丁铁,两个人性格相投,一起创业,生意竟然越做越大。

      当时赵德培和丁铁发誓要成为一辈子的朋友,于是他们一起住进了赵家祖宅。

      因为生意的分工,赵德培常常出去应酬,越来越少回家。很多时候,空荡的赵家祖宅一直是丁铁和刘婉。

      对于独守空房的刘婉,丁铁总是劝告赵德培多陪陪,但是那个时候,一心扑在事业上的赵德培却并不在意。

      终于,在一次赵德培不在家的情况下,不甘寂寞的刘婉走进了丁铁的房间。两个人荒唐地做了一件错事,那个时候赵子峰已经3岁了。

      其实丁铁一直都暗恋刘婉,但是因为她是赵德培的女人,所以只能将对她的暗恋藏在心底。

      十个月后,赵安琪出生了。

      这一切,丁铁和刘婉都以为天衣无缝。—直觉得亏欠赵德培的丁铁,也在公司整组的时候把股份转给了赵德培。

      那天晚上,赵德培醉酒回来,然后对刘婉大打出手。他告诉刘婉,丁铁和她的事他早就知道,只是为了公司,他忍着不说。现在公司成为他一个人的了,他再也无法忍受了。

      那天晚上,刘婉遭受了巨大的侮辱和殴打,当天晚上便上吊自杀了。临死之前,丁铁看到了刘婉写给自己的遗书,要他好好照顾安琪。

      从那以后,丁铁便将仇恨埋在了心里。他甘心做一个管家,在赵家低声下气。也许是刘婉的死触动了赵德培,他并没有再为难丁铁。

      这么多年,丁铁等的就是赵德培死的那天。他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要回来,终于他等到了一次机会。

      当他知道赵德培要儿女们回来守灵的时候,他忽然明白,赵德培也许会对自己的女儿赵安琪下手。所以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准备了一个复仇计划。

      12.最后的情殇

      真相让所有人唏嘘。

      赵安琪瘫软到了地上,脸色呆滞,一言不发。

      许久,赵子峰说话了:“可是我不明白,杜琳为什么要杀子良和林姨?”

      丁铁笑了一下:“你还记得杜琳是什么时候来到赵家的吗?”

      “大概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

      “不错,其实杜琳曾经也是你父亲的女人,只是后来林素梅的出现,让她无处容身。后来她拿着赵德培给的钱去整容,回到老宅想要报仇,但是经过我的劝解,放弃了对赵德培的仇恨。可是我没想到,她的仇恨却并没有真正放下。在我准备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她要求参与进来,并且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丁铁说着眼神黯了下去。

      “为什么会是这样?”赵安琪喃喃地说道。

      “现在,我要做最后的事情了。”丁铁转过头看着周远,“你是要我打晕你,还是自己来?”

      周远摇了摇头:“你真的要杀赵子峰吗?”

      “不,你不能杀哥哥,不可以。”赵安琪似乎忽然明白了过来,—下子冲了过去。

      周远和赵子峰也立刻冲了上去,将丁铁按到了地上。

      丁铁被绑了起来,喘息着,像是一头泄气的老牛。

      赵安琪呆滞地坐在一边。

      忽然,赵子峰照着丁铁的颈部用力打了一下,将他打晕了。然后他把目光定到了周远的身上:“不如说说你,你真的不记得自己和赵家的关系了?”。

      周远的心一抖,记忆里有些东西蠢蠢欲动,但是却依然一片空白。

      “哥,不要,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了。”赵安琪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下子叫了起来。

      “安琪,你不觉得老天太不公平了吗?妈妈临走前还不忘让丁铁照顾你,我呢?爸爸的眼里只有子良,无论我做得多么优秀,做得多么出色,就算我帮赵家有了香火小波,他依然对我低眼相看。你看多少人护着你,你们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周远的身份吗?周远忘了,你不会忘吧。”赵子峰狞笑着,像是一头发怒的野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