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吧 水吧 关注:6 内容:67

    午夜守灵人【第五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水吧
    • Lv.3
      VIP1

      “子峰。”旁边的莫雯雯拉了拉他。

      “赵安琪,我们是不是认识?”周远盯着赵安琪,从第一次见到赵安琪,周远就觉得她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赵安琪低下了头,轻轻耸动着肩膀,低声抽泣。

      安琪,安琪。周远的脑子里开始有些剧痛,他痛苦地捂住了头,坐到了地上。

      记忆潮水般侵袭,终于在退潮的时候,往事历历浮现。

      周远看见赵安琪和自己在西湖边幸福地牵手,拥抱,在夕阳下接吻,奔跑。

      周远看见赵安琪拉着行李箱焦急地站在路边拦车,他对出租司机喊了一句,车子停了下来。

      周远看见自己痛苦地对着山崖喊道,忘记是最好的解脱。

      回忆回放,是最后的别离和最初的相识。爱情过后,我们每个人都有病,周远的病是失忆症。

      似乎这一切都是偶然发生的事,串到一起却又是必然。

      周远确实有些迷惑了。

      “安琪,既然爸爸不愿意给我他的一切,那现在我就拿走一切吧。你要跟我争吗?”赵子峰看着赵安琪说。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都给你,都给你们。”赵安琪看着躺在地上的丁铁和旁边的周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赵子峰走到了窗边,天已经蒙蒙亮了,东方露出了鱼白肚。

      周远伸手想触摸赵安琪,但是手伸到一半停了下来。

      死亡的恐惧已经散去,但是更加恐怖的气息却侵蚀着每一个人的心。

      ´

      13.尾声

      两个小时后,赵子峰的助理来到了老宅。

      三个小时后,警察来到了现场。

      丁铁被带走了,所有被害的尸体也被抬走了。

      经过警察对现场的勘察,周远以及其他人的口供,真相浮出水面。

      邓律师在离开的时候被送客的丁铁忽然杀害,然后杜琳帮忙布置了刘婉坟墓里的恐怖现场。等到一切都结束后,丁铁去通知其他人。

      当然,赵德培也是被丁铁杀害的,一个装作死亡的人被杀其实再简单不过。赵子良和林素梅则是被杜琳杀害的,杀人的方法和周远推测的没有太大的出入。

      赵家祖宅的凶杀案让媒体震惊,他们也翻出了赵家祖宅以前的命案,甚至有人说那是之前的亡魂在索命。

      赵安琪离开警局后便去了国外,失去了任何音信。德培集团的新任CEO顺理成章变成了赵子峰。

      在德培集团新闻发布会结束的时候,周远在后台找到了赵子峰。

      春风得意的赵子峰脸色阴沉,就像周远第一次见他一样,摸不透他的城府。

      “关于安琪,父亲的遗产我按照法律规定,一分钱都没少她。”赵子峰说。

      “我想说的是,有些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比如安琪并不是你的妹妹?”周远问。

      “不,你错了,安琪是我妹妹。不管她姓赵还是姓丁。”赵子峰说。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我在拘留所问过丁铁,他拒绝回答我,但是我知道你也知道答案,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回答我?”周远往前走了几步。

      “什么?”

      “丁铁暗恋你的母亲刘婉,那么怎么会在杀死邓律师后,将他的尸体弄到她的坟墓里呢?还有,我查过了,你母亲的尸骸在两年前就已经迁入了公墓。我只想问你,你的父亲真的是丁铁杀死的吗?”周远盯着赵子峰问。

      赵子峰盯着周远:“你的问题太多了。”

      “法院明天就要宣判了,我想你应该去看一下丁铁。作为我这个目击证人,我已经给你们做了最大的作用。我只是不明白,你也那么恨你的父亲吗?”周远转过了头。

      赵子峰沉默了几秒,说话了:“我母亲上吊的时候,我就在身边。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有些噩梦,永远不会醒。周远,如果见到安琪,帮我好好照顾他。”

      周远没有再说话,转身向前走去。他边走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扔到了地上。那张纸条被风吹起,很快落到了赵子峰的面前。

      纸条上是一个电话号码,后面是一个IP数字,然后是一个地址。

      赵子峰的脸皮颤了下,那个电话号码和地址,他很熟悉。

      那是……他冒充父亲通知周远的电话。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申请论坛展示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