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主角分别是贺兰殷桑宁,作者“天蚕时髦豆”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我只是一个病秧子,养在深闺人未识。一遭穿书,我居然成了亡国妖妃!有没有搞错?我一个咸鱼,真不会诱惑人操纵朝堂啊!我跳楼证清白总行吧?可怎么一切都变了模样……原著要把原主削成人干的少年,贴贴求抱抱!原著要一心手撕原主的权臣,求一个名分!……姐只是跳个楼,没换个世界吧?...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叫做《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是作者“天蚕时髦豆”写的小说,主角是贺兰殷桑宁。本书精彩片段:曲声如何,桑宁欣赏不来,反正好听就是了。她很捧场,闭着眼,跟着曲子摇头晃脑,摆动身体,一副好不沉醉的样子。但没沉醉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睁开了眼。贺兰殷一直注意她的动作,觉得她这会很有妖妃的味道了,不愧是妖妃,瞧瞧那贪图享乐的样子...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阅读精彩章节


她喜欢《长恨歌》里的琵琶女,便点了名:“琵琶那位美人先来。”

弹琵琶的叫春花,立刻就笑盈盈弹了起来。

曲声如何,桑宁欣赏不来,反正好听就是了。

她很捧场,闭着眼,跟着曲子摇头晃脑,摆动身体,一副好不沉醉的样子。

但没沉醉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睁开了眼。

贺兰殷一直注意她的动作,觉得她这会很有妖妃的味道了,不愧是妖妃,瞧瞧那贪图享乐的样子。

该杀!

他杀意泄露的时刻,桑宁恰好睁开眼,他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心里不由得一紧,忍不住脑补着:她竟然这么敏锐!果然不是一般人!

下一刻,就见她“色眯眯”看向抱琴的美人,招手唤着:“哎呀,小姐姐别坐那儿,坐这里。”

她拍拍自己身边的床榻空位,一副女流氓的模样儿。

秋月闻声,应了个“是”,就放下琴,娇娇怯怯地走了过去。

贺兰殷忍着赶人的冲动,告诉自己:且等等!倒要看看妖妃还能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来。

秋月走过去时,还顺手从桌子上端了一杯桃娘刚倒好的酒。

“等下——”

贺兰殷心有防备,拦住了,接过酒杯,往地上倒了些,没什么异样,又取出银针刺入酒水里,见银针也没什么颜色变化,才放心了,还给了她。

但才放心,就被自己的行为惊住了:他在做什么?竟然为妖妃检查酒水是否安全?他是她的奴仆吗?先不说这事儿不该他来,关键是妖妃配吗?

他真是疯了!带妖妃来此的目的不是这些啊!

桑宁才没贺兰殷那么多心理活动,见他检查酒水,还觉得他多此一举。

她巴不得一杯毒酒送自己下黄泉呢!

主要银针测毒不靠谱啊!

哎,这落后的古代!

“桑宁,你是主子,我是主子?”

贺兰殷看不惯她的行为,就提醒了一句:“你是我的阶下囚,竟然当着我的面摆起谱来了。”

他这话就自取其辱了。

桑宁从秋月手里接了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笑说:“是啊。摆谱呢。我是你的阶下囚,你是我的裙下臣,这么看,爷儿,我是你主子。”

贺兰殷听得一怒:“放肆!”

他什么时候是她裙下臣了?她可真是敢说敢想!

桑宁轻慢地笑了:“我都放肆多少回了,爷儿还不习惯吗?”

“桑宁,你——”

贺兰殷被她气得脑子疼。

他扶着额头,看两个美人不顺眼,喝道:“靡靡之音,亡国之曲,还不退下?”

他讨厌这里的一切,无论是美人,还是音乐,还是这飘满房间、勾人堕落的脂粉香!

桑宁喜欢极了,刚刚的曲儿被他打断了,这会怎么也要守住了,就说:“别管他。弹你的。”

随后,又对秋月说:“小姐姐,将酒壶拿过来。”

“是。”

秋月拿了酒壶过去。

贺兰殷正气着,便没有拦着检查酒壶里的酒水。

桑宁也没喝,接了酒壶,往胸上一倒,喃喃着喘:“小姐姐,你来喝。”

她曾被冯润生舔出点滋味,给贺兰殷机会,他不珍惜,那她就换人。

她难受死了,贪这点欢,好消解病痛,哪管什么男女?

反正她快活了就行。

贺兰殷终于等来了她的荒唐事,就是没想到是这种荒唐事。

这哪里是喝酒水?

分明是!

荒淫!

岂有此理!

眼看着秋月还真的趴过去,探出了舌头——

他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头发,把人扔了出去,非常的不知怜香惜玉。

“砰!”

秋月直接摔在门上,重重落下来。

“啊!”

她得惨叫一声,抬起头,俏脸鲜血淋漓。

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